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AC3】死亡

依旧前篇设定,死后的世界
没有明确cp(lo主本人是HC)
超短_(:зゝ∠)_

死亡太过美丽。
康纳是这样想的,他见过无数人的死亡,有他造成的敌方的死亡,也有敌方造成的己方的死亡,战争让平民失去家人,贪婪让无辜遭受不幸。
但不可避免的是,死亡过于艳丽。
康纳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正在给一只兔子剥皮,兔子满身鲜血的画面还残留在他的视网膜上,红色,但不奢侈。他把骨架上的肉剃干净,迟疑地回想刚刚有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凝滞感,那种感觉或许也叫迟疑,但是比那更高,更多。
一直到海尔森确认死亡之后,康纳才明确发现这一点。
“I should kill you long ago .”和那句为他骄傲给他带来的也不全然是愤怒,他当时的行为冷漠,却合理——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海尔森失去意识前本可以说很多话的,康纳见过,那么多次,很多人死前都可以说很多话,但是海尔森没有,他就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死去了。但是之后,康纳却开始咀嚼他的那些话了,被称之为冷言冷语,给他带来的影响却没有那么少,少到足够被忽略,被遗忘。
他在回想海尔森的死亡,一遍又一遍,desperate for an ending ,不是吗?
但是很多年之后他回忆起来,又多了点别的味道,壮丽,令人眼眶湿润。
他会在梦里抚摸海尔森被他刺中的那个伤口,会下意识为梦里那些血凝滞,然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红色。海尔森死亡的时候真的有流这么多血吗?他不知道,他早忘了。
他的记忆停留在海尔森死亡时说那段话的样子,还有可能永远也不会变的表情他也记不清了,可能是平静,是解脱,也有可能是冷漠空虚也说不定。
然后他捂着脖子——那么多人在被刺中之后惊慌失措带着不舍和绝望离开世界,海尔森的动作却让他平白嗅到一丝优雅。海尔森捂着脖子,出于奇怪的目的退后了几步。
康纳不知道,他也不想问。
海尔森现在很好,活蹦乱跳还能爬树写日记。康纳在猜想爱德华的死亡对他造成的影响。
康纳看了那本日记很多遍,爱德华死亡的场景很平和,海尔森的猜想或许是靠谱的,但是就跟康纳无法询问海尔森的感觉一样,海尔森也无法向爱德华证实他是否感到骄傲,因为海尔森那时就可以运用他的剑术。
痛。康纳感到一丝痛苦,死亡发生在亲近的人的身边的时候,你不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它的壮丽。
吉欧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被情绪覆盖了,那种愤怒和绝望来得又凶又快。而且,他并没有看见母亲死亡的当场。那些燃烧着的屋顶砸下来,母亲该有多痛苦?他只能努力的去安慰想象中的母亲,却忘了那种壮丽同时也在逼疯自己。
Charles Lee .
这个家伙的死亡也是美丽的——他不会否认,所有人的死亡都是美丽的,你的眼睛不会放过这种美丽的场景,你会一生记得它们。
而在他意识到这点之后,辨认成了他最喜欢干的事情。
最后是阿基利斯。
安详。
同样美丽。
和海尔森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丽不同,但同样美丽。
康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就会回味这种美,就着柴火噼里啪啦的声音和那习惯的烟味。
想象他的死亡会不会也这么美。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