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HC】迷惑

纪念419这个特殊的日子。
依旧死后设定,只有刺客圣殿的奇妙世界。

和之前的两篇可以变成一个系列了…

本来海尔森是不会注意到的,康纳刺客服下的屁股。

但是,一旦,他是说,如果,康纳脱下袍子只穿着大腿靴的话,事情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印第安血统的小伙子有时还会露出完美的腿部线条,虽然走路姿势蜜汁像他,但是体型却比他大了一圈。那个时候海尔森就会盯着他蜜色的踝部,那个地方不是特别纤细,却总感觉特别好握。最后是肉感的小腿部,结实有力,每一步都令人着迷。

不是说海尔森自己不是那么的富有力量美,但是康纳的异国风情放大了这种享受,享受美的享受。

这一段时间,海尔森的视线学会了乱飘,绅士似乎不应该这样失控,但是海尔森出于尴尬总会欲盖弥彰的咳嗽一下,然后才做其他事情。这,引起了康纳的注意。

康纳的外形停留在世界令他印象最深刻的那个时候,他刺了海尔森,埋葬了隔壁的阿基利斯,追逐完了李,世界好像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就是红衫军都被赶了出去。接下来就开始了所谓的内战,之后还有大屠杀…

戴斯蒙会给他们这群祖先讲历史,康纳听这些时沉默不语,回到新造好的房子里把那位正式送给他的刺客服叠好,放进了衣柜里。

海尔森就是这个时候忍不住仔细观察了康纳。他的儿子侧过身来,姿态慵懒,一手搭在衣柜门上,大概在欣赏他的所有衣物。用士官长的角度看来就是一个稍息的动作,但是海尔森的视线被迷惑得顺着兽皮绑腿溜上去。

他或许是很晚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儿子,但是他有在这小子穿上这身刺客服之前好好看过他吗?

海尔森不知道。

但是过于炙热的目光引起了康纳的警觉,转过身来调侃他:“Father ,how's the weather?”

海尔森下意识把本来就够直的腰板挺得更直了,双手在身后搅成一团,隐藏在圣殿披风下,一边想着这种动作可不适合他,一边想着幸好没人能看到。

康纳或许是一直到死前都足够海尔森描述的那种天真,怎样都看不出傲娇的海尔森的想法,也乐得不管他,听他说“wonderful”也没听出来几分不对。

海尔森在康纳转过头去之后又把视线移到了康纳的腰臀上,要他说,这一部分以前真的是太难露出来了,宽大的刺客服下摆只能隐隐约约透露出其中的一丝轮廓,令人心痒的美妙。

海尔森劝诫自己,男人应该为之动容的是荣耀和权力,而不是什么女人的胴体类似于臀部或胸部…康纳脱下了上衣。

海尔森咳嗽了一声,并立刻转身朝隔壁走去。

什么,他的心理活动还没结束呢,更不应该迷恋自己带有异族风情的儿子。但是康纳没给他这个机会。

海尔森印在脑海中的画面可以说是紧紧缠绕着他,最后想的都是好好舔之类带有耻感的句子。

之后海尔森勉强强迫自己忘了这个画面,并开始猜测这些体格差造就了康纳并不像他的错觉。而康纳开始学习各种衣物的穿着,没办法,在这个地方,所有年代都是混合的。

海尔森开始更多的见识到康纳的美♂好。他穿不惯牛仔裤或是T恤,却十分愿意承认这些穿着在康纳身上时是“赏心悦目的”。

无数次海尔森用出了“attractive”“impressive”,然后看着康纳微微撇头害羞的样子。但是海尔森不会说出“catch me”这种话来。

他不会想要从康纳的眼神里看到其他的东西,所以从嘴边咽下了那些话。

吸引别人和吸引他是两码事。如果这个地方有法院的话,康纳已经被判给隔壁那个曾经被他打断过腿的老家伙了。

是这样的没错,直到康纳也被他迷惑。

他们认识到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这个世界的人没有实体,用袖剑刺进手臂像刺进死猪肉,流血也是给面子随便来点。外貌也是会变化的,比方说爱德华一直停留在结束航海的那个时候,和康纳认识后总算是消停下整天追逐着伯奇要他给自家当奴隶的行为,变成了死时的年龄。

康纳对爱德华很好奇,他的好奇不会体现在脸上,这个世界依旧没有他的族群,所以他依旧孤独,他把这种好奇寄托在海尔森身上。

海尔森在爱德华死后一段时间都不知道他是刺客或海盗,只从那些隐隐约约的话语之中的妒忌中——他坚信那是妒忌,了解到爱德华干的不是什么好勾当。

但是那又怎样,人人都有自己的信条,就像他,不也对圣殿的消化得挺好的。最可气的是,康纳从未承认过kenway这个姓却肯认爱德华而不认他。有时两人一起看他既不会开船也不会爬树的样子更是让人牙痒。

消灭不了的是,海尔森对于航海生活以及加勒比历史的好奇,而这正中了康纳的意。

海尔森以为康纳会对爱德华早年犯下的错误表示失望,但是他依旧维持着一副淡淡的表情,没作任何意见。甚至他看见碰巧路过肯威一家茶话会的查尔斯李时还扯出了一个微笑。

这是海尔森认为那天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而不是爱德华喜欢吃甜食或是故意喝醉酒睡在草丛里之类的。要知道讲这些的时候爱德华胸口还别着领巾一副上流社会的样子。

爱德华的痞气很难对海尔森展现出来,就算他从未见过似乎更加年长更加高大的海尔森那也磨灭不了他铆足了劲装出长辈范来。爱德华时常看自己的手,想着当年海尔森看不清舞台还要他抱起来这么小小一团,不禁在心里泪如雨下。

而海尔森则每天回味着康纳的那个表情,似笑非笑,真的是怕了查尔斯李,也迷惑了他。海尔森很想说someone forced him ,but truth is

——no one do did .

他只能说,feel compelled,在所有的这一切尘埃落定,他把主意打到了康纳,他的儿子身上。

他的错。

海尔森捏了捏鼻梁骨,从伏案记日记中脱身出来,现在他的日记里的康纳甚至是zero defect的了。海尔森深呼一口气,扣上戴斯蒙带来的带密码锁的塑料笔记本。

戴斯蒙没有告诉他的是,一般只有十岁以下的孩童才会用这种东西。一起到他手里的还有各种圆珠笔钢笔水笔铅笔,但他最后钟爱钢笔。

幼稚蓝色笔记本配上天价钢笔,艾吉奥·知道一切·奥迪托雷顶着康纳的面无表情默默咽下了一切想说的话。

康纳是很向往混乱年代的自由,但是他确实也是the killer的主人,所以最后他的目光反而转到了海尔森身上。

he is sole .

如果说爱德华所处的年代是混乱自由,扩张地盘的英国人本色尽显,那么海尔森就是前不良,骨子里带的张扬和高尚是强盗的高尚和张扬,同时又傲娇无比,看看他的日记,康纳所有的感激都是被他逼着咽下去的。

康纳承认了他自己的天真,在心里。这个世界给了他足够的时间精力来探索海尔森奇怪的内心世界。

所以当海尔森撞在康纳脸上的时候,康纳也是怀着好奇的心态揉着海尔森通红的鼻子:“你知道他要是想喝酒随时都能变出来一瓶rum对吧。”

海尔森睨了他一眼,过近的距离让康纳有些过于欢欣雀跃了:“你知道酒精和whiskey的区别吗?”康纳迟疑的表情显然取悦了海尔森,他拍开了康纳的手,准备把地上这堆碎片处理掉。

康纳在海尔森看不见的背后笑了笑,出门去找爱德华了。喝醉的爱德华,阿德瓦勒一个人可能拉不住。

之后的突发事件有点大,海尔森怀疑吉欧会突破次元壁来找他。

两人入了徒手格斗的坑,闲暇时间除了写日记做饭帮爱德华种地造船还多了打成一团。

科学的打成一团这两人只能稍微诠释一下,海尔森自认最不优雅的败绩是把还未完成大腿绞杀术这个动作的康纳从脖子上拽下来,康纳从海尔森的身前跌下来,扯住了海尔森的披风,海尔森失去平衡,拉着康纳扑倒在地上同时还被披风遮住了头。

康纳早就嫌刺客服麻烦把前摆都改了,见海尔森没有了视觉乘胜追击,撑起手压住海尔森的肩颈,一边还嘲笑他累赘。

海尔森把康纳一把掀开,躲到一边宣布战局暂停。

他喘着气看自己的手,刚刚放在了康纳的屁股上,触感不对立即换了地方,但那已经来不及了,康纳再挪动一点点就要坐在他的胸前,那实在是…

Exciting .

海尔森忍不住回想那触感,结实的,意外的在他手里非常服帖,很有弹性,而且比看起来小。

海尔森默默红了脸,从回忆中挣脱出来,拿久违的羽毛笔去蘸墨水,写下一天的心路历程。

更不科学的方式人们将之称为扭打,就像海尔森知道康纳猎鹿猎熊那般的完全凭靠求生本能。海尔森一次次在康纳失控的时候利用小小的技巧将他掀翻或是压倒。

两个人比学习格斗术的时候更加疯狂,从手心到小腿都纠缠在一块。海尔森暗叹,永远都别想教会康纳优雅两个字怎么写。

身下的青年突然停下了挣扎。

海尔森的右手还放在他的脖子上,从康纳身上起来是极其困难的,必须制住他所有的弱点,放过一个关节都会被反压,甚至有样学样。

所以海尔森展现了他的迷惑,喘着粗气挠了挠他的手腕当作询问他。康纳没有戴手套,手也比平常看起来小一圈,此时放松了力道任海尔森握着。

海尔森直起身,想说这一轮他赢了,别再想着反扑。

康纳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You poked me .”

海尔森晃了下脑袋,感到汗水终于流到了下巴滴落下来,感到心情一阵轻松,但还是不敢放开康纳的上半身特别是腰,印第安战士的腰腹力量特别强大,连麋鹿都能掀翻。他思索了一下poke的意思,确定自己的指甲没有把康纳戳痛,皱了皱眉。

他感到裤子有些紧。

海尔森像只慌张的小鹿般退开了,看着康纳从地上撑起来,却只是坐着仰头看他,不由得把手放在嘴前清了清嗓。

“Accident .”

康纳突然笑了,没有任何预兆。

依旧是海尔森落荒而逃。

康纳在他身后保持那个充满好奇意味的笑,末了还耸了耸肩,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子。

先发出这种信号的大概是康纳,他玩腻了这个游戏,想直接结束掉这场战斗。

印第安青年最直接的方式是邀请海尔森一起洗澡,海尔森控制住了脸上的表情不崩坏,却控制不了手指的颤动,他张开嘴在说话前做了个隐秘的深呼吸,拒绝了康纳这个没有逻辑不必要还会破坏现在这个平衡的建议。

然而海尔森一转身就感受到耳边的风,腰部被一只手掌握紧往前推动,同时肩被往回拉。海尔森不可能被康纳迅速撂倒,但是近身还是可以的。两个人穿得很少,在工业革命前的世界里,短袖这样的衣物真的算是奇异,康纳的一条胳膊横过来,却并没有扣住他的脖子。

海尔森忍不住咬紧了牙才勉强放慢裤子里的紧绷,康纳把下巴放在他的肩上,腰上那只手摩挲着不带一点强迫意味,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compelled,如此强烈,如此令人迷惑的身体接触,透过来的热意和其中的亲密意味——

足以使一个有意犯罪的人伸出毒爪。

海尔森的第一反应是把他的儿子摁在地上打一顿,初见时他就想这样做了,没有教养的异族小孩,跟那个被他打伤腿的人混在一起,破坏他一直以来的事业。

他每天都在日记里记,不是今天,或许也不是明天,但是,今天或许就是今天了。他或许不能再弄死康纳——他的儿子,让今♂天变成他永恒难忘的一天也不是不可行的。

但是,康纳没有一丝反抗。

海尔森不了解康纳,他也无从知晓康纳的经历,这个情况显然,是出乎他意料的。

“Do it ,father .”海尔森赤红着眼把他扒了,就一件短袖,强迫自己慢下来的同时又撩拨着他能碰到这人的每一处。康纳不作为,但是他的眼神足够海尔森燃烧起来。从短袖里挣脱出来导致他的头发乱成一片,有些还糊到他的眼睛上,翘得到处都是,散乱在地板上。海尔森这才意识到康纳的发型回到了更年轻的时候,而他现在甚至没有梳那根印第安小辫子。

陷阱。

他说“Kiss me”的时候唇眉上扬,海尔森想也没想就贴了上去,抓着他的肩,抚摸他的脸颊和脖颈。

“Would you rather?”海尔森咬着康纳的下嘴唇,说话间的气音吐进康纳嘴里,而康纳唯一做的事就是伸出手把海尔森悬空的腰压下来,眨眨眼。

“How about one night ?”康纳说出了令海尔森听过的最令他后悔的话。

海尔森眯起眼睛,重新撑起来,紧绷的裤子和康纳的挤压在一块的感觉很奇怪,他或许是在青少年时有过这种想法,但是他绝对没有过完整的经历。康纳的手一直放在他的腰上,给他带来无法忽视的热度。

海尔森缓慢地点了点头。

为之后以后的惨剧奠定了基础。

海尔森想象不到他会为康纳怎样痴迷,就像康纳预期的那样。

好奇,当海尔森把康纳放在床上的时候他唯一能被看出的神态是好奇。他无比好奇得看着海尔森摩擦两人的东西,轻喘着气问他“One time or one night”,窗棂上立着几只鸽子,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给爱德华传递刺杀目标的刺客鸽。

康纳和海尔森在体♂位这个问题上产生了一定的分歧。康纳不习惯看不见人的时候还被控制,但是事实上海尔森只是握住他的大腿根用食指替他扩张。

海尔森往康纳的屁股上拍了一记,发出响亮的声音来,说道:“This is what you expect .”康纳闭了闭眼睛,没有发作出来。他尝试盯着某个特殊的点,但是耐心又强作优雅的海尔森让他的脑门上铺满了细汗,眼神失去了焦距。

“别忍这么辛苦,这又不是什么酷刑。”海尔森附上来,贴着康纳的背,一手扶着他的东西,引得康纳倒吸一口凉气。

天气在这个世界并不常见,大多数时候四周是亮的,其余时候是暗的,会有北极一样的极光,更多的时候感受到的是风,很少时候会下雨。

康纳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下面,他感觉一根火热的棍子捅了进来,温度可以和死前在地里耕耘或是酷暑在海边钓鱼有的一拼。而海尔森努力把自己的呼吸放轻放慢,双手撑在康纳两边,侧脸贴在康纳的背上。

“Go on .”康纳塌下肩膀,腰却随着海尔森的挪蹭而晃动起来。海尔森嗤笑,摁住康纳的肩,抽动得不紧不慢。康纳忍不住撅起屁股,迎合着海尔森的动作。

“Enough !”康纳的声音有些沙哑,被海尔森大力一顶连清嗓的动作都卡住了,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吟。

海尔森如他所愿加快速度,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水痕,印第安青年下意识缩紧了瞳孔和另一个地方,绞着手下的被单就像平常跟人说话时抓自己的手一样,咬着唇用额头抵着床。

海尔森知道康纳已经被自己艹♂开了,直起身握着他的腰方便动作。

海尔森感觉康纳的腰上有什么吸着他,令他爱不释手,从胯骨摩挲到肋骨,一遍又一遍。康纳在他身下呜呜叫着,像只小奶狗。

Wait a minute ……

康纳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一转头一条狼坐在地板上摔着尾巴。

海尔森懵了,扯过一条被子盖在两人身上:“Pet ?”康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扭过头看海尔森。

白狼发出“呜呜”的低吼,看康纳点了点头就钻出房门走了。

“Go on ?”海尔森把康纳翻过来,听他发出“Whoa”的惊叹,抿了抿嘴唇有些气馁。

但不得不说,康纳这样还未收回笑的样子是极吸引人的,特别是当他躺在自己身下的时候。

同时,他还在害羞。

海尔森从康纳的下颌骨一直摸到颧骨,看他眯了眼的柔软模样,自己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康纳的年龄看起来越来越小了。

“你…想照照镜子吗?”海尔森把康纳从床上抱起来,从狼出去后他的动作就没停过,现在更是让康纳的所有体重都落到了屁股上。康纳咬住下唇搂着他的脖子问他为什么,表情令人神往得很。

海尔森让康纳转头,镜子在他身后。海尔森闭了闭眼,对自己这种低抵抗力毫无办法。康纳盯着自己棱角不那么分明的脸有些迷惑,拇指沿着下巴划动,被海尔森一把抓住,现在他的手也比海尔森小了,指节被海尔森抵着靠在唇边。

“你现在不可能是成年的灵魂。”康纳撇了撇嘴,猜测现在自己的样子连15都没有。但是那又怎样,他们没有实体,外貌也只是一种具象化而已。

康纳瞟到他们连接的地方又是一丝好奇浮现在脸上,海尔森忍不住凑近了舔他,咬他的耳朵和脖子,搂紧了他的大腿把他抱回床上。

当他们面对面的时候,一种名为羞涩的情绪漫过康纳的双颊,使他屈服般的收紧下颌。海尔森不明所以,并不确定有没有戳中那个点,他卖力地前进然后观察,把康纳垂落下来的发丝撩到耳后,舔少年足够湿润的眼眶。

一道惊雷响起,康纳缩紧了身体,海尔森更加用力,紧盯着身上随时准备逃跑的家伙,手从手感良好的屁股挪到腰部,更有侵略性地晃动起来。

当康纳积攒了足够的时候,海尔森一把将他摁在了床上,抬起他的一条腿驾到肩上。康纳用手背擦擦眼睛,这才看清海尔森眼里的狂热和迷惑。是的,迷惑,对于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他也很迷惑。像是对于为什么这个世界有他们以及只有他们,还有窗棂的鸽子和床底的狼,的迷惑。他们想念被雨打湿的地面,冬天的风雪,家人(族人),路人,甚至挥动长剑(斧头)和受伤的感觉。

他们被赋予了另一种意义上的长生,却失去了旅途的意义,无趣,唯一值得等待的就是新人的到来,而没到达这个地方的人要不就是好好活着要不就是脱离了双方组织。

有人猜测,他们需要一场探险,或者说,举家迁徙。

康纳着迷地看着海尔森下巴上的汗珠,闪着光的小家伙,滴落在自己的胸口,和他的主人一样可恶。

康纳尝试紧闭双唇的举动被海尔森制止,从喉咙里挤压出一声介于低吟低吼之间的长叹,完成了他的。

海尔森因为那些挤压也像完成了一个任务般闭上眼睛,放下康纳的腿,抽出,和他并排躺倒在一块。

康纳没有顾忌腿间的液体,翻身依偎在海尔森手边。

这个世界不需要睡眠,灵魂像蒲公英飘荡,只要一点风就能满足地飞很久,只要一个寄托,就能回到人间。

————————————————————

总感觉烂尾了…车技不好请多担待_(:зゝ∠)_应该提前写而不是在将近第二天的晚上(乱码

非常抱歉ORZ

评论 ( 16 )
热度 ( 55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