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HC】甜言蜜语

在下过一段时间不写点东西就觉得浑身难受_(:зゝ∠)_
依旧上一篇的规定,死后只有刺客和圣殿的和♂平世界。

海尔森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康纳正背对着他拨弄炉子里的火炭,注意到他的动静不光没有回过头来还起身拍了拍手打算走。
得亏他及时叫住了,海尔森有点头疼,摁了摁太阳穴努力把晕眩感晃出去。
康纳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会,径自把早已放在旁边的一杯水递给他。
海尔森脸上的表情微妙起来,盯着康纳游移的眼神接过水,一口下去一小半。
没戴兜帽的康纳和戴了的是不一样的,康纳的刺客服其他地方都绷得紧紧的,唯独帽子这一块特别大,又或者是他一直想要看清康纳又看不清,造成了某种误区也不一定。
海尔森摩挲着杯壁,盯着康纳的袖刃开口说道:“那些句式,默写得怎么样了。”没有带兜帽的康纳看起来特别友好特别温顺,像极了他的儿子。
康纳强硬地夺过带着海尔森温度的杯子,转身:“还行,不算太难。”
海尔森认为这就是难的意思了,但是他连印第安语都能学,英语为什么会难,而且吉欧一定从小就教他英语,才能说得这么顺畅。海尔森又想起达文波特那个老家伙,现在住在隔壁,依旧每天拄着拐杖,明明都已经死了还这么嚣张,他除了把康纳猎物的技巧转化为杀人他还干了什么。
康纳拎过来一把椅子,椅背朝前一屁股坐下:“你想谈谈吗?”
海尔森一看他这个架势就皱眉,爱德华在这个地方遇不到凯洛琳,当然也没有康纳的祖母,有时候跟阿德或者一众他闻所未闻的刺客在一起就会散发出这种痞气来,真是恼人,他这样的优雅绅士,爱德华究竟是怎么教育出来的。
想到爱德华身上那套刺客服,海尔森又头疼了。
死后的世界很和平,阿萨辛和甜不辣处得很好,他们既能互砍也没有阴谋,如果还是一心想弄死对方,那简直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康纳对他这点愧疚和敬仰还算好的,对面的意大利导师每天看到叙利亚导师就像一位平民突然得到了教皇的青睐。同为传话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对了,他们还见到过他们负责传话的那个人,这个世界可没有先行者,小酒保说了自己为什么死之后大家一度陷入沉默。可甜不辣也知道,两个世界并不能传递消息,知道得再多也没用。
他们甚至一度能用如胶似漆来形容,看看叙利亚但是再看看法国的导师就知道了…也只有这几个能这么好♂命。
海尔森想这些的功夫不过两三秒,康纳却觉得他可能并不想谈♂谈,清了清嗓子说去趟厨房。
海尔森掀开毯子下了躺椅,跟在康纳身后,想着去瞄一眼康纳在他睡着期间的成果。
康纳忍了忍没让袖刃弹出来:“我不会,放下你不管的。”
海尔森停下脚步,半响反应过来,这又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另一个问题了,关于生父和养父。
这,对康纳来说,大概算是甜言蜜语了,海尔森想。冷硬的印第安人少许的尴尬和犹疑现在透过语气朝他袭来,但是海尔森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康纳感受到海尔森拍在他肩上的力度,逼迫自己放松下来,就算过了这么久,他还是接受不了来自他人的靠近。阿基利斯依旧看不过海尔森,为那条腿更为一直以来的对立。
现在对立方都住在一块了,康纳突然也有点想笑。还有李,看到他就是一副邻居家破烂小孩的表情。
“如果你想谈谈,我们可以谈谈你把我的日记藏到哪里去了。其余的,等到下一个饭点再说吧。”海尔森出于好玩撸了把康纳的头,康纳由于太高总感觉是驼着背的不知道为什么。
康纳一僵,下意识打开了海尔森的手,想起海尔森在他的日记里的甜言蜜语,暗叹英国人果然虚伪无比。
还阴险。
还日记,他才不干。

一直没搞懂叛变算几,查了百度才知道是外传的存在=L=然而我买了大革命,叛变可能要排在枭雄后面了…法棍诺真是好看_(:зゝ∠)_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