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

有毒预警_(:зゝ∠)_
初中的产物,那个时候看的还是种马文啊…
我也搞不懂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了,对于女主的塑造很成功,我一直希望自己有这么一个妹妹,但是男主( ‾᷄ ‾ )
今天想要用笔记本突然翻到这个,感觉很神奇,就像在看初中时的幻想男友。

洛岑掂着脚走到后殿门口,那若有若无的喘息声仿佛也大了点。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身黑色劲装的女子,大剌剌坐在地上,顶上的头发也像个鸟窝。他很快就注意到那女子腿上的箭,断处平整,应该是被切割下来的,颜色是宫里的特质箭,不带毒却有倒刺。
原来是个刺客。洛岑这么一想,鼻腔间的血腥气好像也更重了。
“谁?”万俟轩抬起头,和洛岑刚好对视上。
躲得不够快…洛岑暗叹,随即走进大殿,站定在离万俟轩二十尺开外的地方。这么一仔细瞧就更明显了,头发才到肩下方,脸面像睡了柴房,眼眶发红,鼻翼翕动,下唇又薄线条又犀利还被对方咬得发白。
洛岑未曾入过江湖,只道不让陌生人近身,这在万俟轩看来反而刚好趁了她的意。洛岑没有被女子这样直视过,现在被万俟轩歪着头打量默默红了耳根绞了衣角。
“阁下尚未报上名号。”洛岑紧张,他的武功高,但是眼前这个闯入者更厉害,他有一种恐怖的直觉,他绝对过不了二十招——在这个女子手下。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许他转身就逃还没出院子的门就会被扑倒在地,或许他现在叫人会被灭口,或许他跑得快然后再回到这而这人早就没了踪影…不对,他在期待什么?
万俟轩没空管这小子的心理活动,一抱拳就是一个爽朗的笑:“在下万俟轩,借小公子空屋一用,望公子海涵。”万俟轩是个不知礼数的,而洛岑极少见到江湖中人更加慌乱,竟和万俟轩在这里拉起家常来。
万俟轩用的是平常调戏姐姐的调调,蛮荒却也管用,除了常在姐姐那里吃瘪,其他人简直百试不爽。
“小公子可有膏药,这腿可不能这样摆着。”说话间万俟轩一狠心烧红了刀子剜了箭头,留下一个收缩的血洞。
洛岑如梦初醒,差点夺路而逃,尴尬的朝万俟轩笑了笑勉强跑了。
他在宫中随便找了个柴房,和衣而眠,那晚再没回过自己的院子。

评论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