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孙唐】自以为是

顺序是孙唐孙的独白,中间穿插一个第三人称的小片段。
时隔一个月的还梗,前半段在肝基三,四分之一在肝黑旗,剩下的在迷恋康纳(已被印第安洲际战斧砸中)

BGM:Halsey--Strange Love

你并不属于我,你和别人巧笑嫣然,和别人打闹嬉戏,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并不属于我,每当我看向你,你眼里满满盛着的,都是别人;而我眼里,却只有你。
你并不属于我,你怎么会属于我呢,我们是如此不同甚至相对的两个个体,我们理念不合,性格不合,我时常顶撞或者拒绝你,你甚至经常鞭打我。
我不喜欢承认你是对的,你带我磨砺了很多,或许这一路上我属于你,但你却不属于我。
…这怎么可以?
你并不属于我,所以我可以把你掳回花果山,让猴子猴孙给你准备好吃的,就像一个插足一段稳定关系的第三者,等着你拒绝,一次又一次,而我却乐此不疲。
你并不属于我,我从兜帽下面望过去的眼神你看不懂也不想看,但是没关系,我会等你回头的。或者说要是到功成身就的那一天你再回过头来,那就迟了。
————————————————
你并不属于我,你是那么自由,而我注定牵绊,带回经书的义务,身为一个和尚的矜持(大雾),还有对你的责任。
你并不属于我,而我却可以属于你,我永远走在你前面,脚步坚定,眼神坚毅,那也是因为我知道你就在我身后。我能感受到你的温度,你的味道,你时不时因为我的某些举动而发出一些烦躁的声音,从喉咙深处,紧闭着嘴。
你并不属于我,你会咬着牙答应我的无理请求,有时却甩着尾巴转身背对我。而每次我碰到妖怪无法靠微笑感化(怎么可能…)时我总下意识喊你的法号,等着你持棍追上被挟持在妖怪腋下的我(…),或者替为师报那调戏高僧之仇。而我看见你的那瞬间,羞赧和后悔就变成了感激和爱慕。
我不知道这对不对,直到我知晓了吊桥理论。我有过一个危险的猜测,如果这种时候,我的身边不是你,或许我会对他产生依赖或者其他的情绪。但我对你不止依赖,这就讲不通了。
————————————————
这些日子,猴子总扯着一个布娃娃,看一眼和尚,拉掉布娃娃的一条腿,然后再用法术拼回去。
有一次猪看到了,过几天他回忆起来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寒颤。
据他跟鱼回忆,那时候大师兄的额头的红色特别暗淡,眼睛像在用火眼金睛,但细看又不像,那火光要灭不灭,像生不起火的灶台。
和尚想要一个那样的娃娃,那娃娃刚好就是猴子的样子,不过被戏剧化了,没有嘴巴,两条须须看起来就很有让人玩弄的感觉。
但他可不能拉下脸来问猴子再去弄一个。
晚些时候和尚看猴子吃饱了躺在河滩上把玩那个小巧的玩偶,猛的扑过去一把抢过,猴子手疾眼快回手就捞,两人争夺之间成功扯断那娃娃的一条腿。
猴子登时就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啸。
和尚一急,把猴子放平,连忙脱他裤子要查看他的腿。那边猪和鱼听到动静,回头望了望,反而往更远的地方挪了点。
“你也不信?”“…鬼。”
这边猴子一急差点飚出地方话来,拉回自己的裤子就对着和尚一阵忸怩:“这是…这是在替娃娃惨叫啊你以为,我的腿会因为这么一个小娃娃…?”
和尚听了这番话,脸上露出一种失望混合着感激的神情。
猴子皱着眉观察近在咫尺的和尚,一时之间倒是没人注意两人间奇怪的氛围。
和尚眼中似有泪光闪动,握着猴子的手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然后他起身走了。
猴子坐在原地回味和尚手部的触感,半天才反应过来那娃娃已经不见了。他想起和尚依旧不敢和他发生的眼神接触,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不知道在想什么。
————————————————
你并不属于我,所以我把你压在身下时可以不用担心你叫出我的名字来让我更加意乱情迷。
你并不属于我,所以你半夜翻到我怀里唤着行者我也惯着。
等等?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