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HC】不明所以

让我下地狱。
来自HP的灵感,死亡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
其实就是彻头彻尾的PWP。

康纳被翻过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松懈了,两条结实的腿紧绷着,从肚子到膝盖都沾着液体。
海尔森既想让他自己来,又想抓着他的手让他屈服。
康纳歪着头看背光的海尔森,嘴角冷漠。海尔森却明白他这是餍足。平常人对于印第安战士的印象就是粗犷干燥又致命,而现在的康纳是湿滑的,同时依然是致命的。
康纳抽了抽手指,不耐的翻了翻眼睛。因为海尔森迟迟不动,康纳变得急躁起来,却在肌肉发力的那一瞬间被海尔森按回到床上。
康纳想起片刻前的记忆,海尔森的双腿勾着他的双腿,整个人被压着动弹不了,一只手还在海尔森的脖子上无处使力,右手被海尔森握着,头反而要侧过来跟海尔森接吻。
康纳还未恢复清醒,稍稍活动了一下四肢。海尔森的左手还搭在他的左肩上,顺着腰侧滑下去,复又抬起他的腿。
完全进入的时候,海尔森脸上的表情严肃得让康纳模糊间听见了海尔森那件圣殿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的声音。
康纳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双手向后叠在脑后。这悠闲的姿态像一匹冬天好不容易饱食的狼,引得海尔森呼吸一滞。
海尔森不会想知道他现在眼中全是迷乱的,康纳想。
康纳照例半眯缝着眼接受海尔森的各种入侵,名为父亲的人毫不留情,以最刁钻的角度没有规律的力度试图逼走康纳的冷静。
而海尔森身上的优雅现在化作了残忍的控制,以一种不明所以的态度轻巧地找到令康纳失控的那一点。康纳抿紧了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吟。
海尔森看他他也只是挑眉。
如果论起态度,海尔森才是更认真的那个。一开始他们并没有要滚到床上去的冲动,只是死后的世界太完美,怀疑和误会消散后,康纳变得无所事事,而海尔森的性格注定让他在这片荒芜之中寻找爱德华。
康纳被抱起来。海尔森不喜欢他躺在那里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一只手指消失在他的唇瓣中间。
康纳轻轻地叼着海尔森的指头,脸却皱起来,气息逐渐不稳。海尔森试图再接再厉,抚了抚康纳不自觉环在他背上的腿。康纳硬气地抵在海尔森的肚子上,突然海尔森发热的手捂上来,就张大了眼睛瞪他。
海尔森笑,康纳瞪他瞪得越厉害。

第一次写AC相关就搞康师傅,我已经造了无数个克隆体替我挡印第安洲际战斧。
快递刚到的遗弃,没舍得看完,虐die。只来得及杀了查尔斯·李还没玩狼康。
来自第一次打这么多tag有些惴惴不安的我。

评论 ( 17 )
热度 ( 52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