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孙唐】有你没你

短打,填梗(乖巧)

和二师兄遇事就慌的性格对比,小鱼妹妹发现,师父一碰事其实特别硬气。这个硬气表现在他眼神深处的从容不迫——说啥呢小鱼妹妹又不是玛丽苏怎么看得到一个人的眼神深处。
和以前的官二代官三代相比,这回的妖怪只是一位大仙的坐骑。那妖怪在大仙降临之后乖乖的化作了原形一个屁都不敢放。
在场最愤懑的反而是他二师兄:“怎么可以把沙师弟变成女性,你知道这样我有多危险吗?”没人搭理他,小鱼妹妹杵着他的武器一句话也不想说,心累。
猴子看不惯猪这死样,一连揍了他好几拳,后又抖了抖外衣。而和尚有意纵容这种胡闹,只是老神在在地和大仙打着官腔。他早就明白了,他们这个驱魔团队就是给人打下手的,寻找丢失的儿子/坐骑什么的还是其次,最讨厌的是除了有妖怪要除还得解决别人的家务事。
和尚微笑面对大仙的背影,和跟大仙屁股底下的那只妖怪第一次打个照面时的表情判若两人。
猴子默默地站在和尚身后,听和尚呢喃一句“上路吧”就提了棍子去赶那两个中立混乱分子。
————————————————
有一件事让小鱼妹妹特别纳闷。
师父喜欢追着大师兄跑。
不说偷窥癖这个可能会被师父打的(开玩笑师父唱儿歌三百首的时候最烦)敏感话题,就说距离这个问题好了。
山林不缺溪流湖泊,而在猴子把更充沛的水源让给和尚之后和尚还跟了过去这个就有点不对了。
小鱼妹妹作为一条有性别的鱼没有看完全程。事实上和尚除了没有蹑手蹑脚以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采花大盗的感觉,眼神够正直背也挺直但是就是哪里不对。
和尚离不开猴子。
猴子不用透过芦苇丛都能看见和尚畏畏缩缩的身影。而就在和尚发现猴子已经百分百察觉到他时反而放松了下来。
小鱼妹妹嗅到的是轻松愉快——安全,他以在河底畅游的速度逃离这方圆几十里。
而猪自从吃饱之后就一直躺在行李上回味,连个翻身都没有过。
还有一次是在皇宫,猴子被大臣指使去搬运要送给大唐圣僧的礼物,而和尚从猴子的身影消失在宫门左边就开始如坐针毡。
小鱼妹妹这个时候还是小鱼妹妹,或许是他变了性所以多愁善感也可能是前面这个原因导致的喜欢八卦,他一直在尝试解读师父这一种变化或者说一瞬间的回家的感觉。
是因为猴子的武力值?让和尚觉得可靠?但是猴子既不可靠也不成熟,明明是个成年猴却总表现得像个孩子,喜怒无常还嗜杀。而和尚就更不用说了,明摆着来治他们仨的,是敌是师,辅助引导,走上界希望他们走的那条路。
小鱼妹妹戳了一只没剥的虾塞进嘴里咀嚼,猛然发现大师兄又默默地站在师父身后,而师父也继续和皇帝插科打诨,不一会儿,通行官文就到手了。
大师兄在瞪他。小鱼妹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戳了第n只虾塞进嘴里。
没有大师兄的师父,缺了点什么。这一点,小鱼妹妹怕是永远都搞不清楚了。

开始玩AC4我却开始沉迷康师傅…我大概是废了…

评论
热度 ( 10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