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产出了的咸鱼
五鸢第一迷团团长目标英雄战兽!
又被削了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有定期删东西的习惯

【虫贱】毒牙(下)

依旧ooc
擦边可能被吞?
没有完整的过程,简而言之我翻车了

【所以为什么我们被Peter Pie标♂记了。】
Wade没空说话,他甚至没有办法想东西。他的发情期很稳定,是Peter Parker这个alpha的发情期提前了。
Wade的嘴里塞着两根手指,跪趴在床上让他觉得还ok。他想起暮光之城某一部的结尾,血淋淋的女主血淋淋的伤口。Peter就像注射吸血鬼毒素一般疯狂地咬他,他愈合得很快,除了痒,剩下的全是情欲。
他暴躁,想破坏点什么,信息素融合的过程很慢,他觉得头脑发胀,同时他的发情期正在缓缓苏醒。
自愈因子不知道Peter的信息素算不算入侵者,一部分那些花香味被消化,另一部分则被融合。
等Wade低下头终于得以休息,一边抹了把自己的嘴巴的时候才发觉到他被入侵了。蜘蛛力量把下意识前倾的身体按回来接受扩张。Wade下意识屏住气张大了嘴,皱死了眉头,双手揪住床单。
同时Peter的信息素牢牢地包裹住他,他或许想过纽约好邻居不该和他这么个疯子联结,但是他的身体先背叛了他。
是,他迟疑,少见的自卑全被用在了蜘蛛侠身上。和Peter的那些信息素融合是唯一让他在夜深人静被噩梦惊醒的时候笑不出来却觉得安心的时刻。
一根手指头的确很快,它把少量的润滑剂涂抹在了内部同时快速的抽出。Wade发出了一声闷哼,感受了一下Peter放在他腰上的手指头,为那其中隐含的占有欲感到羞涩。
【准备好生一堆蜘蛛蛋了吗?】
[我看他乐在其中。]
而死侍本身还没有组织出正常的话来,他的脑子和嘴里一起嘟囔着断断续续的词语:天哪,以及,该死,还有大量的fu*k。
他确实是第一次被人干。
蜘蛛侠的理智本身则飘荡在房顶上,如果有尾巴就是晃着尾巴悠闲地看着这一切。信息素推动了他们,信息素让omega筑巢,信息素让alpha保护。或者反过来。
三根手指自由出入的时候,Wade低下头抵在床单上,从Peter的方向看过去他的肩胛骨耸起,美得令人感到惊异。
现在他们温度一样了,Peter进入的过程不是特别顺利。Wade像是被按进水底的猫,在Peter手底下剧烈挣扎起来。
“Baby boy!!You're so big!!”
没有愉悦,情热的源头在他的后颈,信息素缓缓地顺着血液流遍全身,这种强制唤起的感觉像面积不到一平方厘米的电线接触。
通俗点讲,就是过电。
所有和Peter接触的地方更是像电击棒——不要告诉Peter这个比喻,但是电击棒时间不长确实不会痛——也有可能是他对于疼痛的耐受力过高。
Peter红了脸。Wade话语里的委屈太明显了,这不是平常知道他毁约的那种委屈,也不是他幻想里Wade跪在他面前泪眼汪汪的那种——不对!就是这种!这种委屈关乎床上,虽然说他们确实在床上。
【大个子缓过来了。】
[发情期正式开始喽!]
Wade庆幸自己是背对Peter的,他的脸憋得通红,咬着牙渐渐找回自己的手脚。Peter很听话地停了下来。他倒宁愿Peter没有停下来,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腰要被蜘蛛力量给捏断了。
“Wade?Are you ok?”Peter有点担忧许久不出声的Wade,把他翻了过来。
【哇哦如同过山车般的快感!】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闭嘴!’
黄色和白色噤声了。
实在是他的信息量过载,发情期的正式到来使他的自润滑进行得很顺畅,体♂位的变化使得Peter干脆整截埋了进去。身体想取悦眼前的alpha,他甚至有点控制不住他的信息素。
Peter俯下身嗅闻Wade的颈间,这个omega好闻得要命,带点清冷的木制味道,但是Peter这个吃货第一时间想到了橄榄。还有雨后的空气,虽然据说那是土里的某种真菌。
他闻过很多omega,不是所有人都选择收敛自己的信息素,面包店的小妹妹,雨天擦肩而过的外卖小哥,夜店浓妆艳抹的女郎。
没有一个能让他现在红了眼睛失了分寸。
Wade躺着的时候受到的压迫感比趴着的时候重。Peter舔吻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腿弯架在手臂上,每一次挺进都是折磨。Peter自认为他还没有准备好,但是他忍不住。
————————————————
“Wade?”Peter大叫,他怀疑雇佣兵掉进水里睡着了。
雇佣兵最近总有些神思不属,可是他不缺钱购置军火,皮肤病可以用休战来形容,安全屋还有他这个纽约好朋友打扫卫生…他实在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困扰着他。
正了正色,他推开门踩着水推挤浴帘。死侍戴着头套已经瘫在浴缸里了。
Peter把死侍的头套摘下来丢进水斗,把Wade打横抱出来裹在浴巾里。
他坐在床沿一边给Wade套上居家的衣物,一边翻来覆去检查他的伤势。
泡过热水的身体微微发红,很——Peter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希望Wade永远这样,干净,完好无损,充满活力。
嗯…脸上的擦伤理所当然的消失了,腿上又多了几个圆形的疤痕,腰侧前几天才伤过一次,真伤脑筋。
Peter拨弄了一下Wade的睫毛,替他盖好被子,自己快速冲了个澡。
然后关上灯,他搂着这个omega闭上眼睛。
But,well…
三个小时后,Peter呼吸急促浑身发热地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用虎牙蹭嘴边的热源。
柔软,清冷,橄榄味。

fin.

改了很多遍,还是没有想象中得那种感觉,笔力问题,也想学太太们那些双关和比喻,真羡慕太太们的文笔
想写个5+1了,还是同一个世界观同样的私设(而且多)把这一篇当成那个1吧
真的,很多个月不开车…肾虚。
上一篇的热度(速度)惊到我了,可能是北极圈的原因?随缘乐乎翻了好几遍,粮真的太少了(ಥ_ಥ)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陆外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