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孙唐】白日梦

小故事一则_(:зゝ∠)_
证明我没死我在坑底=L=

三个人一起站在了台上,往下一张望,那个人叫个多,黑压压一片,全都围着桌子坐,一眼看不到边。
宪节从陈祎的前面绕过去又穿过金公的背,最后在最右边站定。配合着轻快的钢琴声引发了一些善意的哄笑。
宪节握着麦克风笑道:“那么接下来,我就要问出今晚的第一个问题了。陈祎,你平常跟我那些兄弟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宪节跟陈祎中间隔个金公,但是旁人看不出来,宪节的压力其实有如山大。
陈祎和金公一起笑着,宪节松快的又跳了跳:“这不对,这钢琴太愉悦身心了,换一个沉重的。”
行外的沙卷帘一气之下关了钢琴盖,拿了插头开始放他手机里为数不多“沉重”的存货。
命运交响曲一起来宪节就来劲了,背对观众往左后方退了一步,特意离金公远了点才开口:“那么陈祎——”
陈祎没清嗓子直接开口:“当然是兄弟了,平常吃饭我都不忘带上你,更别说介绍妹子,而且我还一看一个准。”一看一个准的意思是陈祎刚好知道宪节喜欢哪一款。
金公全程“善意”笑,一副这里发生了什么我是谁的样子,但是观众可不会漏看他和陈祎之间的互动,包括假意的拉住快要栽到台下去的他。下面的人都是公司内部的人,整天盯着总裁和技术总监,非常难以糊弄。
“咳,别说了,你找来的虽然都是我的菜,但是我到现在都还是单身。”单身这事,说惨不惨,说好也不是很好,特别是对于宪节这么一个一直在谈却没有一个成功的人来说,要磨合要真心,不仅要他有意向,还得女方给力。
陈祎没话说,给了宪节一个白眼。

和尚惊醒过来,摸了摸脑袋,发现是光溜溜一片,顿时安下心来。猴子斜着眼看他像在看一个大傻子。
“怎么着,你以为一觉睡醒,长满了稻草?”猴子也是刚睡醒,音色完美有如天籁——其实是低如暮钟,只有和尚会沉浸其中。
和尚清了清嗓子,好笑地望向瞬间离他两米远试图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家伙开口道:“不是啊,梦到两个聪明人。”
猴子狐疑:“你还知道什么样的叫聪明?”
“那可不。”和尚抬头,像一只胜利的斗鸡。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