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孙唐】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往前如果是文章那就是清水,如果不是文字…也就起先那个是车 @BearKid 等我去学校了就不会再写了吧大概(;へ:)


事情是这样的( ‾᷄ ‾ ) 让我基友给我随便找个h梗,结果她乱来=L=我上b站找孙唐看…一下子看到了刺客信条那里,于是我决定今晚去杀人_(:зゝ∠)_


为我的寒假刻画下一个完美的句号_(:зゝ∠)_

小故事一则ヽ(。_°)ノ平淡日常,不太甜,抱歉

“春天到了啊。”猴子感叹道。
“师兄,猴子有没有…嗯?嗯?”猪挤眉弄眼的凑过来,猴子一眼横过去。
不远处和尚在用瓢汲水,溪面上飘来许多桃花瓣,天光从树缝中倾泻下来,带来一丝暖意。
猴子两只手都撑在左边的棍子上,整只猴都呈现出餍足的状态,一阵微风吹过,还打了个软软的喷嚏。
“师父,这一片林子走过去又是下一个大妖的地盘了。”猴子转过头来,“师父,你怕不怕?”
和尚似乎又看到了段小姐,嘴角含春,面若桃花:“只要有你在,我又怕什么呢?”
“喂,你看不看得出来,这回师父眼里是段小姐还是大师兄啊?”鱼居高临下看着坐在石头上补妆的猪。
“你问我啊,你不是见证了师父跟段小姐的初见吗?”
“你还被师父亲过呢,你怎么一点都不了解师父?”
“别,别说了,大师兄看过来了!”猪连忙转过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嗨呀,师父啊,”猴子搭上和尚的肩,一边背后打了个寒噤,“多玩就不好玩了嘛。”话是这样说,但是猴子依旧防着和尚随时暴起抢他头上的箍。
风吹过猴子的发间流连过和尚的鼻尖,和尚像悟到什么般出了神。
和尚合了双手,学猴子日常眯缝着一只眼看他:“悟空,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猴子心痒痒,恨不得他多说几句“只要你”“只有你”之类的话,面上却是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蹭♂得♂累。
“嗯?”猴子手下停不住地握住和尚帽子下面的长条带子,打了个结又解开来,拿尾部去戳和尚漂亮的手。
“春风十里。”和尚收回目光已久,又斜睨了一眼猴子,径自往前去了。
猴子也不拉住他,暗自咽了口口水,满脸不屑的把棍子一扛也跟着走了。
“师父,你去干嘛?”
“撒尿,你要跟着去吗?”
“不了不了。”
————————————————
“师父真的境界越来越高了。”
“嗯?怎么解释?”鱼表现得兴致缺缺,低头搅拌着稀粥连眼神也不给他一个。
“你没有听过吗?春风十里不如你?”鱼三无脸盯了他一会,没说话。

评论 ( 22 )
热度 ( 56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