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孙唐】乖乖,听佛祖的话

日常一推:Arnalds的20:17,听着心情很平静的(其实脑内被和谐了)
起因是一个段子,蛮…黄的。
三生石是附带产物,此处设定三生石为人力不可更改。
我从来没有详细描写过段小姐这个问题,我也非常喜欢段小姐,所以我不能也不愿去仔细描写。

猴子拨着篝火,那火是暖暖的橙黄色,只着一眼便让人觉得很安心。
猴子是坐着的,两膝立起,左手摆弄着今日才得到的一颗佛珠。
“施主,石头怕是生变。”一句话,那个小沙弥重复了三遍,非敌非友的一道虚影,令人厌恶的微笑从始至终如生根般在那小孩的脸上绽放。除去他一身灰色佛衣和手中的珠串,那头上还有如刺猬般竖立的短发。
第三次猴子遇到他,他终于睁开眼来,吐出一句“人心已生变矣”就离去了。
猴子将那小小的一粒如花生般大小的珠子翻来覆去的看,夏夜里回味着小沙弥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由打了个颤。管它什么妖精鬼怪,还有什么是齐天大圣干不过的。
天将亮时和尚起夜,迷迷糊糊看到猴子在自己怀里,吓得一哆嗦,嘴里念叨着“罪过罪过”一边连滚带爬地去了林子里头。猴子闭着眼懒得搭理他,特别是睁开眼时还有只鱼面无表情的看笑话就更令他烦躁。
于是和尚回来时就见猴子蹲在树杈上歪着头打盹,鱼一副什么都没发生阿弥陀佛的样子,猪的呼噜打得震天响。和尚四下望望,清晨的山雾拂过他的光头带来一阵热意,青色的远方像一滴水落入池塘渐渐活络起来。
午休时和尚不慎睡死还做了个梦,梦见段小姐要他感谢自己,悟劫还提升境界,和尚微笑,和她哥俩好的拍了拍肩。相视一笑后背道而驰,段小姐哭得像个泥人化了一般,和尚保持不住脸上的笑跌倒在原地,不敢回头看段小姐还在不在。
不管她在不在,她都不在了。
和尚醒来的时候猴子也在做噩梦。猴子挥舞着双臂像是在把什么赶来,脸上是惊惧和迷惑的混合体。和尚不知怎么心情一下好起来,爬过去揪着猴子的头发往他脸上盖,细细撩起头顶几撮给编了个朝天辫。
猴子梦里是和尚有头发还会笑的时候,更生动更黏他,更不要脸。但不知为何,醒来之前全是那小沙弥的一句话“石头已经生变”,从孩童清脆的声音变换到佛祖空灵又低沉总之很神经的感觉,又有泼妇的语气,又是将军的荣耀,一遍又一遍,最后化为孩童带着的隐忧:“施主,信我,石头无处更改,只能听天由命。”
猴子像无数个夜里那样惊醒,脸色发白,背后全是汗,手指抽搐着想握住什么。
但是眼前是和尚放大的脸,还带着一脸的幸灾乐祸,这个…不在猴子的考虑范围之内。
和尚向后倒下,屁股着地,嘴里不停念叨着:“为师什么也没干,悟空你这样打为师是不对的!不对的!哎哟!屁股也疼…”
猴子出拳到一半就收力了,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头顶是怎么一副光景,急忙坐起来去扶和尚。和尚注意到挺翘的小辫子靠近,一个不小心又笑了起来。猴子握住他的手臂,把他抓起来坐好,又拍拍他的衣服,才注意到自己有什么不对,貌似…视野开阔许多?
猴子又晃了晃脑袋。
猪从第二个美梦醒来的时候鱼已经看了老半天热闹了,猴子让着和尚,打一记跑一步,再换过来。
“我不止一次觉得自己是只很幸福的狗,因为每天都会吃到定时的狗粮,有时候还会觉得很撑。”
“这只是普通的山瘴。”鱼注意到周围烧香礼佛的痕迹。
“不要跟我说你看不出来他们两个冤家…你干嘛去呢。”
“这里地形不好,山瘴都往这边聚集,有可能会一梦不醒的。”鱼捻了捻手里的粉末有些惊讶,“香的味道和粉碎的佛珠,这里有什么东西完成任务了。”
“不是阵法。”猪笑着开口道。
“喂,你别这么渗人啊。”
“我刚看到月老底下的人了。”
“?”
“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需要牵红线的人啊。”猪有些发抖,好像进了灵异剧本。
鱼也开始抖起来。
在场的都是出家人啊。
和尚喝水归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堆红线,猪和鱼差点抱着一起抖。和尚就解释说这是土地公公送他们的,可以绑在害怕丢失的东西上面。其余两个看出这就是月老常备每日必搓的那种红线,以为和尚下一步就要把线绑在猴子的手上,不由将视线移走。猴子觉得那应该就是红线,但他看着和尚笑就是不说话。
和尚每人先发了一根,到他自己手里还有两根,他就牵了一根到自己的佛珠上,另一根绑在了一块石头上。
另三货:“…???”
猴子当即心里嗤笑起来:秃驴,果然都是铁石心肠的家伙。
夜里,猴子偷偷将红线的另一头缠在金箍上,看着红线渐渐隐形起效,猴子渐渐露出那种龇牙咧嘴的笑来。
“大师兄高兴什么呢。”
“可能是傻了。”
和尚走过来拍猴子的手臂:“臭猴子,瞎兴奋啥呢,说一下让为师也兴奋兴奋。”
猴子:“哦。”
没了下文。和尚做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来,一手环过猴子的整副肩膀,在他旁边坐下。
屁股墩子下面是块烂木头,摇起来很带感。猴子转头去看和尚,眨巴眨巴眼说道:“师父你应该说否。”
和尚的长篇大论还没开始就陷入了一个技术性难题里:“诶等等,你还没告诉我呢你瞎扯那啥玩意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每天和东北腔的猴子混在一块自己也会变成东北腔。
猴子拿开和尚的手,嫌恶的拍了拍,又就着月光和火光假意看了看,最后丢到空中。
和尚一脸懵:“诶八戒你喷啥啊,这水都好好的啊,我喝过,可甜了!”
另一边:
佛祖日常三无脸,就是想起那块讨人厌的三生石时直道“罪过”。
三生石日常矗立在x水河畔,陈祎X孙悟空这几个字异常显眼。
————————————————
后续:
猴儿一摸怀里发现那刻着暗金色“佛”字的珠子不见了,忙问周边的人。
鱼告诉他碎了。
猴儿一脸懵,那佛珠做什么了。
那边的和尚却是再也不愿开口说“哦”了。
猴子:“师父,哦。”
和尚:“……否。”

哦对了,我好像还有辆车没开,它甚至不在车库里,它…还在造…要不咱就不开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