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孙唐】将计就计

清水小甜饼(信我)
罕见的没有bgm
来自黑漆漆被窝里没有东西吃的怨念(鬼脸)

其实我还是想说,花果山在江苏,这版猴子全是大碴子味(大碴子味儿好啊大碴子味儿妙hhhhhhhhh)

“悟空,你真的真的不用擦药吗?”
“不用,你别碰我。嘶,说了别碰我你这和尚。”
“悟空,”和尚顿了顿,“可是我就着篝火明明看见那绳子都勒进你皮里去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
————————————————
不远处的猪和鱼耳朵好,不由得带着粉饼和锅稍稍挪远了点。
“大师兄和师父演技是好,表情和台词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鱼半点不羡慕,似假似真的感叹了句。
“有必要这么拼吗,这是多会玩啊。”猪半点没演,一脸嫌弃。
鱼看了眼猪手里的东西,没开口。
————————————————
“悟空啊,你应该再暴起一下的,”和尚略带遗憾和促狭的眼神看得猴子不耐烦,“而我,就需要再虚伪一点。我们啊,就是那自私和离心演得不够细致,才会在林子里饿了两天的。”
“塞你的果子,你这和尚,废话真多。”猴子将三个烤过的青皮果子囫囵塞进了和尚的嘴里,尖利的指甲还“不小心”划过了和尚的下唇。
和尚嘟囔着不知在说些什么,被他这么一碰再没出过声,以他的眼里能清楚的看见那道划痕在和尚淡色的唇上迅速消失不见。和尚躲闪着他的注视,好不容易咽下了味道还不错的就是有点涩的糊状物才似突然鼓起勇气似的来催促他烤果子。
“是什么让你认为这些果子也是你的?”猴子的语气很夸张,像极了当日在大漠中间跳着脚问和尚“只有我?”时的情景,但是他脸上满是厌恶,完全不似作伪。
“我不想喝粥了,你沙师弟煮的粥最近一股怪味。”和尚脸上也是和娇纵语气完全不符的惧怕混杂着不耐烦,说着就要去抢猴子手上已经烤好的果子。
这些果子吃起来有面感,除了有些涩以外完全符合和尚的口味,烤火能减轻这种涩味,猴子手上还有地上摆着仅有的几个,圆滚滚的煞是可爱。
————————————————
几里以外的山洞里。
“看清他们在做什么吗?”
“报告大王,唐僧师徒已经因为缺衣少食而互相争夺一种青涩的果子。属下曾经尝过,味道类似于红薯。”
“哦?”
————————————————
“那怪走了。”沙和尚拍拍裤子站起来。附近的河流里的水都不能喝,用来煮粥又浪费米,幸好有那种果子。
“估计是它们的老大快出来了。”猪八戒打了个哈欠就准备去睡。
半夜里果然起了风,试图分开四人。猴子施施然坐起来,手往一旁一撩就扣住了和尚的肩。和尚睡得正香,抱着一堆破布垃圾还以为抱着他金箍棒的一头。
和尚吃多了那果子腿部抽麻,猴子暗道不好,抬头就是和尚可怜巴巴的眼神。
“你那俩师弟呢?”和尚拽着猴子的袖子做出一副让他不要抛下自己的样子。猴子反手捏住和尚的手腕,一根手指伸长在他小臂内侧点了几下。
“不知道,按照剧情应该已经走远了。”
“这回的妖怪是什么套路?”和尚紧握猴子的肩表示他想上背去。
“应该听不到看不到我们,这术法太大,大概有很多陷阱。”猴子半蹲,手环到后方撑住和尚无力的腿。和尚腿部不是没了直觉,被他这变相一撩实了,一哆嗦向前扑去。
猴子感觉这和尚真轻,将他的腿环在腰上,又托了托屁股,才直起身子往前走。
“我们这是去哪?”和尚吐出被风吹进嘴里的猴子的头发,在猴子的背上开始玩起来。
“反正肯定不能待在原地,你是驱魔人吗,拿点经验出来成吗?”猴子顿了顿,“不过这妖怪也不笨,没有拿厚重的白雾来欲盖弥彰。”
阵法猴子可不会解,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老猪和老沙智商上线,要不然只能变出两把西瓜刀来。
和尚抚了抚猴子耳朵旁边的头发,放慢声音说道:“那我们总不能漫无目的吧,为师这是为你好,你说万一出了个不测…”世界突然颠倒。
猴子扯着和尚的领子放到了地上,和尚吓得一个激灵。猴子凑近了咬牙说道:“我最大的不测就是你!这九九八十一难都是逃不过去的,该来的还得来,要不是你一直要演戏要普度众生,我们早就一路顺顺溜溜的过去了。”和尚吓得瞪圆了眼睛,双手合十头往后仰。
“悟空,为师本质上是无措的。”猴子以为他说无错,气了个四仰八叉,“要不是有你在,为师早不知道埋骨在哪个荒郊野外了。”猴子一愣,和尚一只手就摸了上来,经过他的脸到达耳后,顺势又滑到了颈侧。
猴子抿了嘴不想开心得太过分,就听和尚继续说道:“你的鞭痕虽然都消失了,但是我知道它们都还在。话说回来,这八十一你也是知道的,可能也就一半了,怎么可能凑齐81个妖怪。”
猴子睁开一只眼,心想真是说不过这和尚牙尖嘴利,掰扯开他的手就吻了上去。
和尚被吻得一个猝不及防,手向后撑在地上,另一只手被猴子握着,也幸好有猴子扶着他的后腰。猴子也是个不得章法的,在和尚嘴里翻江倒海,又裹紧了和尚的舌头不让他逃。
和尚咬了一口猴子才找回一点空气来,猴子转了转眼珠子又吻了上来。和尚没喘两口就又被猴子给入侵了,“呜呜”叫着讨饶,手也在猴子的背后抓挠起来。猴子终于还是没舍得放开他,趁他喘匀气的功夫舔干净他的嘴角和下巴还有眼角的泪珠,温柔的吮吸他的下唇,拿鼻尖蹭他的鼻尖。
和尚可受不了这温情攻势,后知后觉红了一张脸埋进猴子的颈窝,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玩意。猴子满意的把他抱起来。
————————————————
“你说猴子他知不知道我们已经破阵了。”
“肯定的,要不然他这么悠闲还去提升境界?”
两人面面相觑。
————————————————
小彩蛋:
和尚想要逃离身后人的桎梏,手肘蹭在粗硬的泥土上,四肢并用眼泪直飚,不想被轻轻松松一把拖回去重新按到了那堆摊开的衣服上。
猴子俯下身来哑声说道:“师父,将计就计,这可是你教的啊。”
和尚发出微弱的闷哼,被握住命根子,无处使力去。猴子舔去他肩上的汗水,咂吧了一下嘴,把更多的味道覆盖到这和尚的身上。

小天使点梗_(:зゝ∠)_ @jqtnxtkmwtgamup 

评论 ( 13 )
热度 ( 64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