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孙唐】迷

按照惯例的bgm:Taylor的I Don't Wanna Live Forever

一条秘境之路。
猴子知道他要找的东西在这里。
天空被枫叶染成红色,猴子呼吸有些困难,只是没有见到那个人他心有不甘, 他想找到他,比任何人都想,想比任何人都快。
猴子看不清前路,突然停下来把棍子乱挥一气,脸上是彻夜的泪痕,眉间的纹路可以夹住人的思念。
那条通道出现了。
猴子露出了那种他永远不可能露出的表情——感激。那条通道很黑,脚下滑得要命,猴子却一点都不想去扶旁边的墙,好像他知道了依赖会造成什么似的。
通道渐渐有了坡度,猴子听见有人在叫他。
————————————————
“嘿,师父都没中招,这猴子却陷进去了。”猪是战斗模式,成天嘲笑其他三人穿得像乞丐,身上补丁一块一块,殊不知现在最格格不入的就是他自己。
和尚双手合十,捻着念珠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师兄!师父被妖怪捉走了!”鱼还不肯放弃,盯着在幻境中沉迷却满脸不耐的猴头试图唤醒他。
和尚抬眼看他俩,清凌凌的眸子里映出来是诡异的平静。猪知道了,这是赶他们走的意思。
和尚的眼睛变成了血红,他蹲下扶起猴子的头,往早就垫高的粗布上放。然后和尚轻轻拉下他的金箍放在了一边地上。
————————————————
猴子四下看看,眼里是迷茫,脸上是绝望。他手里不知何时没有握了棍子,往上一抬一捞,把金箍抱在了怀里。
只有抱着这玩意,他才能找到一丝安全感。
通道很奇异的,很快见了底。猴子抬头恍然,依旧一片红枫林。
在这心境之中,猴子忘了自己是谁,却还记得自己要去找一个人。那个人比他还欠揍,头上一根毛都没有,需要演戏了就拿藤条抽他,他到现在还记得被抽的感觉…
奇怪,风景怎么突然变了,他或许会在林子尽头等他,但是这里长得怎么那么像炼狱?
周围的枯树迅速倒退,猴子发出一声猴叫,被一个东西绊倒在地上,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圆形的环,金灿灿的,勉强可以看见他的倒影。
他的箍!
————————————————
和尚没有入境,他却能看得见他应该入的境。
那是一片荷花地,突然间烧了起来,漫天的红光,被乌云挡在天下,映得他的脸也红彤彤的。
不远处是一袭白衣,团在地上,和尚用着佛祖视角观赏着这一切,心下一阵怅然若失。应有的猴子角色却不见踪影,那池荷花怕是烧不完了。
和尚低头念了句“阿弥陀佛”再睁眼就是把他的手抱在怀里的猴子。
和尚轻轻唱起来:“昨天,今天,过去,不再回来;红颜,落下,色彩变,苍白。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远去等你漂泊,白云外。”
————————————————
猴子的浑身突然着起火来,他脸上两行清凌凌的泪水被烧干,他趴在地上不想起身,渐渐露出了原身。
是吗,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会一直等着他,他就算永远找不到也乐意啊。还是说,他注定只有一人,走完这一路,就是末路,等到下一个五百年,下下个五百年,这和尚都忘了他——
对了,和尚,他要找的是个和尚,整天虚伪得要命,脸上的表情想让人一拳打扁,可偏偏是个凡人,只会唱儿歌三百首,他没敢下重手,他甚至控制着自己不往和尚身边凑,生怕一急就跟打猪头似的把他打死喽。
是了,那个和尚,他不知何时,一颗心全遗漏在那秃驴身上了。
那目光,要是一直只看着他就好了。
————————————————
“悟空,为何你还不醒。”和尚坐在这参天古木底下,感受着徐徐的妖风,心却一片荒凉。
如果失去了她令他如此伤心,那么他当下还动什么心。扪心自问,他真的移情了吗。还是普度众生之前先要渡一个猴头。
和尚想不出,天底下最难猜的是人心,他自己的心,更是难猜。他或许清楚他下一步要做什么,甚至可以给自己开脱出无数理由来,但实际上,他不知道。
这个不知道,包含着千万不知,他只能靠猜。
猴子一睁眼便是他师父的下巴,眨了眨眼以掩去眼底的红光。
“师父?”
和尚想起一日前那棵榕树也是幻化了一个五六岁的孩童,眼里满是欣喜的望着他,扬起嘴角唤道:“小师傅!”他知道此师傅非彼师父,却还是为那份乖巧陷了进去。
如果…如果猴子也是这么一个孩童
——不,或许那样他就不会带这只猴子上路了。
和尚收起那份迷茫,低头再看猴子,已经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了。和尚努力不显露出莫名的失望来,扶起猴子坐直,然后不再碰他。
“师父啊,”猴子哑着嗓子,“老孙这一觉睡了多久了?”听不出是个问句,猴子的声音很低沉,同时满满的都是粗犷美。
和尚听出那一分虚弱,忍不住说道:“不长不长,也就半个时辰,可是悟空你怎么跟大梦十年似的。”猴子古怪的作了个表情,和尚还没看清,猴子就收回去了。
猴子站起来,腿一软差点又跌下地去,和尚想去扶他被他一袖子挥开,看着他的背影听他闷闷的声音:“我这一梦,可不止十年哪…”
后面的就连和尚也听不清了,藏在风里,跟猴子的发尾一样,打着卷消失了。
那之后的猴子越发消沉下去,整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赶路时走在板车后面,扛着根棍子戴着兜帽低着头。
和尚摸了摸怀里的金箍,舔了舔干裂的唇,只觉得满心不是滋味。
众人有时候回头望望猴子,还是那副不耐烦的样子,只是和尚总觉得,他随时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令人心焦。怎么会呢,妖王会流泪,说是嚼了辣椒倒还有点可信。
夜里和尚再度摸上猴子的头。
猴子已经几天几夜无法入眠,闭着眼睛装睡,一动不动死气沉沉。和尚却唱起歌来,细听听不出词来,只觉得让人十分安心。猴子紧紧咬着牙根,想着梦里的和尚也就这样了,装过身把和尚面对面的抱在怀里。
和尚没有睁眼,顺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手搭在猴子的背上一下一下的顺。等到惯例亲的时候,和尚亲在了猴子的额前。猴子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是屏着气的,将头埋进和尚的颈窝里,呼吸着和尚的气息,眼里的红色渐渐褪去。
和尚任他嗅闻他自岿然不动,一点也不怕最危险的地方放在妖王的嘴下。
猴子走出了幻境,他的心还在幻境里;和尚没有进幻境,他一直渴望着幻境。

一直觉得这样的意境很适合孙唐,吾不愿永生,因吾晓得永生唯许我痛苦。

 @Fushimi 小天使的点梗_(:зゝ∠)_自闭与自我毁灭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