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孙唐】山洞

码到一半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山洞就把题目改成了山洞_(:зゝ∠)_
#教你实力撩男神##如何成为一个猴子吹#
下次还是写AU好了
小甜饼一块,来自双线箭头的两位

突然忘了这篇的bgm…


你能了解那种随时随地做什么都能想到对方的感觉吗?
和尚能。
每当猴子欺上他的时候他的脑子只剩空白一片,眼不自觉的梭巡着猴子的五官,从翘起的唇角到被金箍修饰着的通红的额头,无一不是他最熟悉的样子。但是已经变了味。
和尚淡淡的收回视线,手里下意识抄起佛珠开始捻,嘴里说道:“为师这是为你们好。”
猴子看他那虚伪样,气不打一处来,这和尚一看就没听清他刚说了什么。重点是,他想要和尚惊慌失措的目的没达到。
夜里和尚闭眼前望着蹲在树上的猴子抿唇微笑,然后忆起白天他滚烫的吐息撞在他的耳朵和脖子上,不由得一阵茫然。
他仿佛看到了当初段小姐闭上眼让他亲的样子。
他不说不代表他不想,他不能,他的心里有一道枷锁,他自己下的,还有佛留给她的。最后他还庆幸,庆幸猴子不是一只雌猴子。
猴子转过身来看他,一眼就瞄到他失神的眸子,猴子龇牙。猴子心里乱,不明白这种心情是什么,他无父无母,一切靠自学,又因为菩提和那五百年,他干什么都是冷心冷清狡猾奸诈的样子。他喜欢这样,但是他不懂。
和尚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闭上眼,这荒郊野外的真不知道怎么睡,特别是还有一个随时想着他死的徒弟在不远处观望。和尚的直觉很强,他感到如芒在背的同时不知怎么有点开心。这种开心不能细究,和尚潜意识告诫自己不能往下探,催促自己快点睡。
这天又是个不安分的,和尚因着白天的奔波,心里想着:‘我五秒内就能睡着。’头上就突然有雨滴下来。
和尚心中咒骂,嘴里却是不能说的。一睁眼,猴子已经到了他眼前,喉中发出尖利急切的叫声来。和尚定了定神,才发现猴子是在说:“雷公打雷啦师父!快走!我们去找山洞!”
和尚用了生平最快速度整理铺盖,跟上猴子的步伐,一边走一边还整了整自己的帽子。猴子偶尔回过头来会看见他在雨夜中发亮的眼睛,顿时觉得呼吸一滞。
和尚盯着猴子逐渐被打湿的衣服心下着急,想着山洞什么时候到,他刚打了个哈欠,觉得今天真是长,待会还得帮猴子洗衣服。猴子这一眼不打紧,和尚倒是觉得他的帅气更添几分,但是和尚心中是想不到帅气这个词的,他呼吸急促,面色发红而且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羞涩的心情。
猴子暴躁的撸了把自己快被浇得湿透的头发,想着等会要去云层上方飞几圈缓解一下心情。
山洞很快就到了,猴子事先探查过,让俩师弟拾好柴火,架起晾衣杆。四人脱得只剩下了里衣,和尚在篝火旁瑟瑟发着抖,他极度困倦但是眼神还是不自觉飘向猴子。
猴子摘下了兜帽,头发看起来更乱了,金箍在火光下闪着耀眼的光,上面还有同样闪着光的水珠,这让和尚想起小溪流什么的。
猴子则一如既往翻着白眼,他拿长木棍挑了挑火堆,听着旁边的猪打哈欠,不知怎么又暴躁了几分。他能感觉到和尚在瞄他,和尚的眼里带着虔诚和欣赏,温暖得想让人靠近,猴子不懂他有什么好开心的,烦躁得又扒了扒头发。
和尚唤他过去,猴子迟疑,和尚微笑不作声。猴子下意识望了望已经睡着的两个师弟,走过去看着和尚放下腿拍了拍自己的膝盖。
和尚拉扯他:“悟空。”猴子脸上全然是不耐烦的表情,侧身躺下把头枕在他的腿上。
和尚开始梳理他的头发,猴子怀疑和尚早就想这样做,和尚的动作不轻不重刚刚正好。猴子压抑着自己想笑和叫的冲动,只能把力道往和尚的腿上挤压。
和尚的脸上全是慈爱,直到猴子发出细小微弱的哼叫,和尚面上的表情裂了。他说不清是什么想法,只觉得自己比腿上这个家伙还要手足无措。他开始梳理猴子额前的头发,手轻轻的拂过猴子的脸颊,同时又忍不住做点什么其他的。
猴子自暴自弃的攥紧了和尚的衣服,舒服得睡着前他想起花果山的小家伙们会因为互相挑虱子而交♂配…
和尚眼见着猴子安静下来叹了口气,他把猴子安置好,卷下自己的铺盖睡了。梦里是猴子滚烫的吐息和低沉的话语。

离我的假期结束还有小二十天…但是上学了就写不出安静的东西来了(猴氏白眼)每天因为学业也做不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梦( ‾᷄ ‾ ) 伤感
灵感来自于一位太太的抓虱子的图,不是那张回花果山看猴子们互相抓虱子的,是那张说虐打和尚很爽然后睡着在和尚腿上的,而且只有那一部分_(:зゝ∠)_
你喜欢的清水小甜饼 @BearKid 

评论 ( 15 )
热度 ( 40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