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山洞

行军

我叫曹梓黑,我有一个很长的梦。

行军八万里,坐观人间士。遍识手中雾,不闻心刻离。


那个梦

我在爬绳子,我忘了那个绳子是怎么搞出来的,绳子是横向的,有的两根一组,有的只有一根。我向坐在绳子上的人一笑——当然是人不是鬼,鬼怎么会有重量。我拼了命的往前拱,企图碰到前方的两根然后翻过去,我迷迷糊糊的,说不清是怎么翻过去的,我膝弯里夹着的那两根也不知道是怎么平衡住的,大概是军师的神效。

绳子下方的山谷中有很多人,穿着统一的制服,拎着把长枪,有的不苟言笑,有的吃着干粮。我的眼睛一直粘在绳子上没有分给外界分毫,那些绳子像是想要挑战人的极限一般,每次我都是只堪堪够得着。

最后那个石台上有一堆人在吃饭,他们让开,搬开一堆食物,像是在春游。旁边那个洞,我要爬进去,那个山洞,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我没有想到为什么不是那些已经坐在最后一个石台上的人爬进去,我甚至没有想到他们是怎么上来的。

我浑浑噩噩的前进,山洞里有一些长相奇怪的桌椅,我扔了个火折子进去,发现可以不用跳着进去。

奇怪,怎么来到这种逼仄环境,我的思绪就开始清晰起来。但是我依然没有想起来我们想要的是什么。

有三个人在我身后跟着下来,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我们四个稍微探险了一下这个地方。老一尝试了一下搬动桌椅,可是没人顾他;老二嘴里说着什么,可是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军师拍了拍我的肩,我瞬间就被治愈了。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山洞倒塌——

我从梦中醒来,并且永远只记得以上部分。


那个模糊的梦

我难以忘怀的是地下城崛起的那短短十几秒。

山洞倒塌,我想象的无数次的承重计划终究没有派上用场。那些梦中简易的桌椅无法承受地质变化。

黑漆漆的山壁迅速被抖落,但是随即——我想我见证了奇迹。

十几秒,地下城出现。我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样,我合上了久久闭不起来的下巴,向远处眺望——万家灯火通明。我不知怎么就想起那些科幻影视里所描述的,地下人为了晒一次太阳会拼了命的工作直到赚够一次上去的钱。

我失去了意识,再度醒来的时候,队里的人告诉我,山林峭壁被村庄代替。我补充完了能量,站在山丘上向明亮的村庄眺望,我总觉得那稀少的聚落下埋藏的是无数的工蚁。

我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

#作者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但是这只是在下的一个梦而已(摊手)

等激情过去回来一看有点盗墓的味道,话说我每天白天想着钻山洞吗...

其实只是嫌这玩意占地方了。

评论
热度 ( 1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