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现代高中生AU
小甜饼一块,没头没尾
老虎特这手机app我还不怎么会用…

小陈又抽出把椅子,那把椅子却在他触摸到的瞬间变成了一张折过的白纸,他没空听别人的嘲笑,背对所有人向天翻了一个白眼,又去拿了原来的那把坏椅子。
小陈又开始找位子,好些位子看起来都没人,走过去一看椅子上都放着一个鼓鼓的书包,小陈有点窘迫的后退,因为那旁边位子上坐着的是一个漂亮的女生。
没有人看他,小陈却觉得更尴尬,这样重复了三次过后,他终于看清整个教室只有一个男生的旁边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那是一排三人的座椅,小陈顶着全班的目光最后坐在了那里,唯一一个空余的位子。
某个姓孙的家伙抽出好大的一秒钟回头望了一下他,然后把他置之脑后。
小陈把椅子小心的放下,把书包从背上拿下来,开启了话痨模式。
“诶同学,请问书是怎么拿到的?”教室灯光昏暗,小陈依稀能听到老师讲的是英语,但是他前一天任务刚受了伤,看不清黑板,只能扯扯中间这人的袖子。
“你看我这——么可怜,连本书都没有,刚才老师在讲生物,现在就跳到了英语。”
猴子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小小的身板缩成一团窝在椅子上,双手规规矩矩放平在腿上就好像刚才没有人拉扯他一样。
猴子笑了一下,睨了他一眼,又转了回去。
一直在努力分辨黑板的小陈发现隔壁的人没理他,又伸手轻轻拉他袖子,急切又努力压低声音问道:“同学同学,开学的时候是怎么分书的?”他有些委屈,被人骗来寄宿学校还没带行李,好不容易碰到相合的人却是学姐,到了教室连桌子都没有。
“是说同学你好人有好报,要不借我本书吧,我下了课就去问老师要书。实在不行的话,同学你有笔记吗,我还能帮你记笔记。”
猴子转过来时就是小陈泪光闪闪的大眼睛,他惊了一下,邻座的人差点化为了虚影。
小陈把书包斜斜的放在腿上,爹跟他说,在外不要太过正经,会被人怀疑。但是也是他爹骗他送他去的地方是电影院。
这时后座的人探过身子来:“去你的床位上找。”猴子一个激灵,这才发现他自己在细细观察这小身板。
小陈的注意力挪到了后面,手自然而然的放过了猴子的袖管,双手合十,连道谢谢谢谢。
猴子见他眉宇间皱着的纹路有些好玩,便和他攀谈起来:“你的书包里都是啥。”小陈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结结巴巴的说道:“都是些…吃的东西。”他总不能说原来他以为出门是去看电影的吧,感觉像春游,会被这人取笑。
猴子莫名其妙的看着这瘦巴巴的人紧张得又抬头看他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去,微皱眉一边收回了分身。
坐在后面的三人组发出了一声惊叹——另外俩都趴在桌子上睡觉,就跟猴子原来的邻座一样。
小陈嗅到一抹妖气,正在结手印寻找,一只手伸过来拉开了他的领口。
陈玄奘:黑人问号脸。
猴子凑近了他说:“你个男生女相的家伙,我还以为你是女生。”
小陈胸口凉嗖嗖的感觉还在,往旁边温暖的猴子靠了点。但是他依旧没有抬头看他。
‘什么嘛,我这是被术法压制了体型,要是除去术法,指不定比你还高比你还壮。’(挑战者联盟里面的林狗超71kg,但是Kris同学有78kg多)
这时猴子注意到他的小辫子,恰要伸出手——就挠了挠自己的另一只手臂。
没办法,猴子手痒。
妈的扑街,差点想到啥就去做啥了。
猴子把右边的桌子给变到了左边来,半个小时后这豆芽菜就睡着了。
猴子去逗他头顶的呆毛,那呆毛顺势就在他的食指上缠了几圈。
紧巴巴的,好像永远不会放开。

评论 ( 2 )
热度 ( 21 )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承郃——沉迷锻刀 转载了此图片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