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三百

  • 灵感来自梦

  • 无意义短打

  • 复健(跪)

我是一头恐龙。还有三百年的寿命。

我已经活了三百年,历经了三十次的狩猎。和其他长老会的恐龙不同的是,我是一头雌性恐龙,我有着形状优雅的背刺,漂亮的有力的爪子,每次追逐完猎物抬起爪子都会在趾骨之间连起一道血色的透明薄膜,透过太阳看起来令恐龙心生愉悦并且满足。

我有普通恐龙所没有的能力——长生。

我出生在黄水河畔,母亲被长老会所杀,因为长老会的恐龙被要求独身一龙。我还没睁开眼睛便被大长老用嘴叼起来,远离睁大眼看着被带离的我的母亲。我的能力一开始没有显现出来,我的母亲带着标记我却没有任何可以称为能力的能力,直到三十年后长老会换了一堆恐龙当权我却依然在长老会当权,这时每只恐龙都开始用复杂的眼神看我,他们年轻却注定早早死去,他们和我没有感情,他们只有三十年的寿命。

大长老抚育我长大却最先去世,我看到他的尸骨被分开,咬烂。我不知道同类的肉咬起来怎么样,反正我没有下嘴。那是我第一次收到奇怪的眼神。

然后我发现了我的第二个能力——读心。

他们想吃我,在我还没死的时候。


长老会坚信撕咬其他长老会的恐龙的血肉能让他们获得死去的恐龙的力量,这是不符合逻辑的,我认为就算获得力量也该是从长老会恐龙的母亲身上,但是我不会说话,我没法表达这么复杂的思想。

大长老的眼睛也和别的龙的一样,血腥贪婪,唯独对我不会吝啬,因为我生性淡漠,没有吃饱也可以出力,而且视他为上级,我们之间是工作伙伴,也可以是朋友,还当过夫妻。

然后我静静的看着他死去。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我嗑着玉米棒子当做消遣,夕阳的光线划过丛林深处栖息着的素食恐龙。我懒得去捕猎,一天已经过去了,我该回到他身边,一边警戒一边休息。

这里是河上方悬崖的一侧,山顶有绝好的风景和令人放松的氛围——可惜我那时还不是人,嗥叫响起,我直起前腿快速往声音的方向奔去。

那是领袖倒下的声音。

恐龙们敬畏而贪婪着,他们抬头看我的眼神还带着餍足。恐龙之间没有情分这一说法,但是我懂得当时谁不下口谁就是异类的情景。我装着发情期到来转身就离开了。


然后就是那一天。

我死去了。

像每次重伤时一样,我看到我的趾骨上渐渐生出肉来。我的眼皮被啃掉再也无法装作看不见,我渐渐失去了意识,我看到远方的夕阳透过宽大的芭蕉叶照射在我的骨架上,但是速度不够快。如果我除了骨架还有别的,那么我现在肯定会翻过身去拥抱龙冢,这个地方我是如此的熟悉,大长老在这等着我,他的骨架在这开满奢靡之花的土地上做着梦,我偶尔能窥见一片他的梦,对世间和种族的眷恋还有对我的不舍。

我终于失去了意识。

我是一只恐龙,我还有三百年的寿命。


评论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