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洛卡】请求

  • 一发完小甜饼

  • 卡德加的粗♂口进化史

  • 洛叔照旧无时无刻不撩

  • 只看过电影

  • 关爱逻辑被家里中华田园犬吃了的作者(微笑)

  • BGM:Hate To Let You Go - Austin Mahone

  •  @落雨-若愚 

----------------------------------------------------------------------------------------------------

卡德加抱着一坨书冲过转角的时候洛萨正在对面那面墙的阴影里,三个卫兵穿着软甲持着长枪在另一个转角。

出于某种说不清的感觉洛萨急匆匆的打完出口了一半的哈欠却没有开口提醒任何一方。

可想而知的,卡德加虽然来了个紧急刹车但所有书还是都掉落了。洛萨在卡德加一脸不知所措道完歉又蹲下身的时候走了过来,卡德加脸上那种小小的凹陷正在扩大,洛萨不自觉的咬了下唇,示意卫兵们继续巡逻。

卡德加揉了揉眼睛瞟到一簇阴影降临抬头一看是洛萨,艰难的笑了笑。洛萨眼前出现了两个卡德加,一个是现在忙着捡书的卡德加,一个是刚刚战胜了邪能的卡德加,脸上有那种疲惫又欣喜的神情,重叠在一块,让他差点又把手放了上去。

“搬完了?”卡德加抱起那一摞书,抿了抿嘴唇看向洛萨乱七八糟的胡子,知道他指的是卡拉赞,因为担心他也寂寞所以一直要求他来暴风城居住。

卡德加小心的点点头,匆匆的越过洛萨就要离去。

洛萨跟在他身后,不紧不慢:“昨晚给你的小甜饼为什么不吃?”

奇怪,洛萨的心情很低落,卡德加以为他已经能藏得很好了。但是这也说明事态有点糟糕。

“我昨晚...很撑。”卡德加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放缓了步子。

“我今天又让塔利亚做了点...”

卡德加没让他踟蹰完,勉强抬起右边的手肘撞了一下洛萨:“得了吧,我才不信塔利亚夫人做的小甜饼有这么差的口味...”肯定是洛萨自己亲手做的,估计是想讨好谁吧。

洛萨停下步子,卡德加疑惑的回过头撞上洛萨深沉的眼。

“塔利亚...听到你这么说会哭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洛萨撇下一边眼睛一脸促狭,看见卡德加看清自己欠揍的表情之后收回笑,推着卡德加向前走,让卡德加一个趔趄,刚好前面又一个拐角,刚刚那三个卫兵又被他们吓了一跳。

洛萨手一伸,稳住了卡德加手中的书,连带着卡德加也站稳了,在洛萨的怀里。

洛萨对那三个卫兵露出一个歉意的爽朗的大笑,继续推着卡德加往前走:“走走走,吃小甜饼去。”

卡德加:Excuse me?!!!

三个卫兵:真的没人在意我们走得这么快吗???

洛萨:小甜饼?当然是我自己做的了!!!!话说真的有这么难吃吗...

============================================================

事实上,洛萨做的小甜饼不是很难吃就对了。

卡德加坐在王宫的窗台边看书,刚啃完一块,现在拼命舔着后槽牙。

Help!!!不够甜而且粘牙!!!他不能直接问塔利亚夫人,却可以从瓦里安入手。

洛萨刚好端着一杯牛奶和一杯啤酒进来,看到卡德加扭曲的表情不由得笑出了声,卡德加下意识抬起头来,一脸茫然。

洛萨把啤酒递给卡德加,对方看也不看抬手就喝,闻到不一样的味道之后又马上放下杯子。

苦的。卡德加皱了脸,瞪着洛萨要跟他换。

“小法师连酒都不会喝~~~”洛萨随口就编了个调子,翘起一边嘴角笑他。卡德加看着洛萨嘴唇上的褶皱一下晃了神。

立刻反应过来的卡德加一脸嫌弃的摇摇头,不赞同的看着耸起肩装作和瓦里安一个年龄的洛萨。

“洛萨,你什么时候把这本书读完了再来跟我说话。”

洛萨顺手扯过卡德加手里的书放在一边,双手撑在卡德加的两侧,不管从哪个方向来看都像把他圈在怀里。卡德加捏着窗台边就往外探去,看着洛萨一脸警惕,洛萨笑得一脸恶意,和当初说“尊敬的卡德加大人”的时候一模一样,带着不屑和狂妄。

“你让我读我就读...我傻吗...”洛萨退后,一边嘟囔着一边拿起那本刚刚被他扔在一边的书,随手翻了翻,估计是卡德加刚读完不久,笔记整整齐齐,大概是草药之类的东西。

“那这个就当做是你的定情信物了~”颤颤的尾音让卡德加还没来得及恶寒的同时洛萨疾步走出了卡德加的房间。

卡德加仔细回忆了一边刚刚发生了什么,一脸放空的恨恨了句:“What the...”

洗漱前卡德加倒掉了那杯啤酒,喝掉了牛奶,把两个杯子晾在窗台上。

最近洛萨怪怪的。

============================================================

洛萨忘不掉卡德加望向他永远信任的眼神,就算是一开始认识的时候也是希望他信任卡德加自己。

就像是卡德加被麦迪文烧掉一房间线索的那天,看着洛萨的眼神就是个半大的孩子,虽然不可否认的是卡德加确实可靠,但是洛萨每次回想起那个场景都会第一时间想起他的眼神,那种...希望他说更多,希望他相信,希望他站在卡德加那边的坚定的眼神。

现在也是。

野外勘测本来并不需要关键人物出马,但是这片地区近几年没怎么变过,洛萨就想和卡德加培养感情了。

可惜,墨菲定律在这里也适用。

因为震级不高,所以晚一天到来的洛萨爵士也没看到多少穴居动物纷纷跑路,结果就是回去的路上一小片树林扑街了。因为那一片本来地下就比较松软...

算了卡德加现在也不会听的。不管怎么说,地质勘测起作用了不是吗?

卡德加现在只想知道需要绕多远的路,不知道现在的情况的话,原路返回还是绕路也不知道哪个更省时间。

总之先在这里呆一个下午,画出大概的样子,如果遇到麻烦就传送回去。

“卡德加...”洛萨有些吞吞吐吐,“你觉得结婚怎么样?”

“Hell no!!!”后面跟着的几个士兵被惊到,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洛萨傻了,火气这么大干嘛。

卡德加万分无奈的抬头看他(参照赫敏看罗恩的眼神):“我需要先搞清楚你们这边的风土人情。”

“搞清楚了你能结婚?”

卡德加意识到他搞错了一些东西,站定问洛萨:“不是你想和♂我♂睡吗?”

洛萨没料到卡德加的回击这么犀利,只好硬着头皮上:“是啊,那你搞清楚了能娶我?”

后面的士兵离得远,听不太清楚前面的洛萨爵士在搞什么鬼。卡德加一脸难以描述的表情望向洛萨:“Seriously?”

洛萨点点头。“谁教你的。”洛萨摇摇头。

好的洛萨傻了。

============================================================

风土人情就是,洛萨不可能嫁给卡德加。

因为他是攻。

洛萨带着卡德加在酒馆里穿梭,走到吧台前酒保刚好把酒递出来。

“大法师?”酒保是个少言的人,只是摆出一脸欢迎的样子面对两人。

“我并没有那么厉害,谢谢。”卡德加接过啤酒,小小的抿了一口,附带一个感谢的笑容。

酒保笑了笑走开。洛萨难以置信他的言语和喝酒方式,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肩:“你为这个地方做了这么多,估计就是下一任守护者了。”

卡德加看着洛萨的眼睛喝酒,他并不是不会喝,只是不喜欢酒的味道,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喜欢酒,滚烫的酒在舌尖被稀释,冰凉的酒在喉头被咽下...洛萨也是,因为胡须挡住了上唇,整张脸看起来就一双眼睛最明亮,带着无穷无尽的信心和勇气,有时候仔细看里面好像装了一轮太阳。但是一个人做了什么在这个地方得到敬仰什么的,真的让他很没有归宿感。

这个地方最让他有归宿感的反而是面前这个人,在这么多人离去之后,只剩下他们两个在这里。

卡德加笑着摇摇头不说话,洛萨凑近了抿嘴,半晌才开口:“你觉得...”

卡德加推开洛萨的脑袋:“不,别提那个。”

洛萨:???

“有其他人知道吗?”卡德加放下杯子,感受体内的奥术没有丝毫滞涩,看来他的酒量比一大杯啤酒要大得多。

洛萨控制着自己的眼睛眨了眨,若有所思的看了卡德加一圈,他手里的啤酒杯早就空了,此刻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唔,好像只有我们两个希望这件事发生。”卡德加跟他对视,自信的摇了摇头。

“洛萨,别把我带歪了。我可没有说过我希望这♂事发生。”卡德加加了重音,其实他也只是表面镇静。套洛萨的话要胆大心细。

洛萨嗫嚅,嘴里吐出一串不知道是啥的玩意。

“讲不过你。”洛萨无奈地看着越发伶牙俐齿的卡德加,把空酒杯递给走过来的酒保。

============================================================

n天前。

“瓦里安,你说我们和卡德加在一起好不好。”

“洛萨舅舅,卡德加不是和我们在一起吗?”瓦里安被塔利亚叮嘱过,不管洛萨讲什么,先绕晕他,拖延时间,一切有卡德加哥♂哥搞定。

“瓦里安,舅舅自认为你的想法和舅舅的不一样。”舅舅不正常,舅舅突然特别平易近人。

这个地方的小孩不懂什么叫做不科学。

n-1天前。

“洛萨一号,你觉得是用友情好呢还是用亲情捆住他比较好?”

“洛萨二号,我们跟卡德加现在只有战友情,请你注意分寸!”

“洛萨三号,请问装病可不可以拖延卡德加回卡拉赞的决心?”

“洛萨四号,果然还是爱情最有用吧?”

洛萨五号:...

============================================================

夜晚的篝火晚会卡德加还是没出现,这都第几天了。

半夜洛萨搞夜袭,卡德加正伏在桌前,洛萨走近一看,卡德加明明极困,却还强撑着拿着笔写笔记。洛萨故意弄了一些声响出来,卡德加差点就要垂死病中惊坐起。

“喂小法师,该睡觉了。”

卡德加勉勉强强整理好书页将笔放好,就着洛萨扶着他的手脱下外套。

至于在室内卡德加小朋友最外面那件到底是啥我们就不要管了

洛萨帮他搅了毛巾粗糙的擦了把脸,看着他躺上床继续脱。

呃...他是不是不该留在这了...

“洛萨?你是不是也该去睡了?”卡德加打了个哈欠感觉稍微清醒了点,看向床边的洛萨。

“我好困,我想跟你一起睡。”洛萨逼迫自己的眼睛眨了两下,一句话说出口感觉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卡德加裤子脱了一半,眯缝着一双眼好像真的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继续和手下的裤子一起挣扎。

洛萨走过去先灭了最亮的一盏灯,然后帮卡德加脱了衣物,最后把自己扒了进了卡德加的被窝。

两人斗了半天因为卡德加不想让洛萨抱着他睡但是卡德加实在太困最后两个人还是抱在一块睡了。

“Fu*k♂off.”卡德加用手肘杵了一下还在动不安分的洛萨。

“如果我天天都能抱着你睡就好了。”洛萨叹口气,往平躺的卡德加身上又蹭了蹭。

“只是...不要让我意识到这么多麻烦的问题。”面对一切,面对流言,面对舆论。

这个时候我们需要一个人来告诉卡德加其实洛萨没有多少日子可以过了。

洛萨觉得不舒服,最后还是把卡德加扳了过来,卡德加一口咬在洛萨凑过来的脖子上。

“像条龙一样。”卡德加笑,搂住了洛萨的腰,把头埋进洛萨的下巴。

“明明是艾泽拉斯雄狮。”卡德加没声音了。

或许是不想跟他说话了。洛萨突然觉得恐慌,抱紧了怀里的人。

那个时候也是,站在台子上,周围全是人,他想到未来,突然觉得恐慌,无由来的恐慌。

那是因为洛萨再过几年也要领便当了。

世态炎凉人心冷暖,也就卡德加的屁股还有点温度。

洛萨渐渐也进入了沉眠。

============================================================

不是卡德加懒,而是这地儿的仪式太麻烦。

洛萨没有找人或者什么叽叽歪歪的牧师,他去矮人的地盘亲自打了个戒指然后自己的戴在了脖子上。

“不用告诉塔利亚夫人?”

“她联合瓦里安坑了我,告诉我追你要让自己处于下风。”

“Knock it off.”

“真的。”洛萨笑。

好吧,可惜这篇文被作者定位为PG-13。

----------------------------------------------------------------------------------------------------

灵感是洛萨用各种理由搪塞自己的斗争画面。

作者已经忘了自己想讲什么。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