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洛卡】牛奶和葡萄酒

  • 不好吃的小饼干

  • 恩,不是PWP的试水(四处望天)大约是发现法爷真的很可爱的片段,粗双向箭头

  • BGM:Toothbrush - DNCE

  • 一发完,OOC

  • 只看过电影(耸肩)战时丛林里的情动体验,tag明显是因为本文只有这两个人

----------------------------------------------------------------------------------------------------

当指挥官把手放在小法师的肩上时,他敏锐地感觉到了手下微小的振动。

这或许很有趣,他想。

卡德加的脸很软,洛萨第一次摸的时候就知道,他不由自主的又细细的端详了一下婴儿肥部分,笑着嘲讽他:“你在我的城市里干什么呢,变戏法的。”然后满意的注意到对方手中的蓝色光芒隐去。

那接下去的好几天洛萨用了很长的间断的时间放空,来思考描述卡德加的形容词。

就像死侍里基友小哥每一次都有不同的吐槽词汇源源不断的从那张嘴溜出来诸如像小孩的青年,夜空里的星星,小卷毛,抱起来很瘦的家伙,每天用牛奶洗脸的...家伙!

洛萨想起以前看过的童话,继母为了入主,确认自己和女儿的身份,在第一天给丈夫以前的亲生女儿喝葡萄酒,用牛奶洗脸,但之后的每一天都变成了用清水洗脸,喝的也是清水...后来怎么样了?大概也是有一个王子之类的吧。洛萨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黑面包,嗤笑得难过起来。战争期间,有清水喝不错了。

营地里分出一拨人去寻找水源了,夜半他们刚刚和一小队兽人遇上,来不及全歼对方就溃散了。

驻扎的地方是片非常合理的密林,就是最近的一个水源已经被兽人污染了。

看来不适合杰克船长,没有朗姆酒简直地狱

洛萨抹了把脸上干涸的血迹混杂着泥土的固体物,咽下喉腔里最后一口因为干燥压迫得他的管道刺痛的食物,站起来打算寻找什么东西来擦拭一下手里的重剑奎尔扎拉姆。这时他看到了不远处昏昏欲睡的小法师。或许他作为艾泽拉斯雄狮的压迫感实在强了些,他甚至还没露出那种标准嘲笑的表情,在对上卡德加眼睛的那一瞬间小法师就清醒了过来,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好像他又要欺负那只食草动物。

打断法师读条简直!愉快——

事实是卡德加不可能完全清醒,他刻意无视了洛萨蓝得淡漠的注视,撇过头继续他的昏昏欲睡。事实是大家在这种时刻都很困倦不是吗。

黎明前的黑暗。

最后一班站岗的士兵在篝火旁摇头晃脑小声唱着歌,森林深处他们的人正在捡柴,也算是警戒的一种了,兼任厨师的那货正在考虑用敲锅叫醒众人比较好还是和站岗的那几个唱首战歌。

洛萨挑了挑眉越过睡得七扭八歪还不忘握紧手里长枪的几个新兵,走到卡德加的面前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卡德加不耐的抬头,脸上瞬间冒出那种有苦不能言的表情来,称不上愤怒,好歹他和洛萨也是非常信任的伙伴了。洛萨感受着手下的振动又看了看小法师脸上鼓起来的软肉,心里不知怎么突然放松下来,然后鬼使神差的又抚上他的脸

——滑腻的,柔软,松松的,很好捏,一点都不像个战士应该有的样子。睫毛一颤一颤的,头发和胡子都乱得可爱。

卡德加大概是真的还没清醒,歪脸在洛萨手里蹭了蹭,但还是保持着那个眼神,不是惊惧,还带点戏谑。

“洛萨?”今天不恶作剧,不笑话他?大概洛萨也没睡醒吧,卡德加想,然后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哈,你每天在用牛奶洗脸吧?”洛萨及时收回了手,转身在卡德加屁股下面的石头旁边坐下,继而躺下,用手肘撑着。仰头望小法师,睫毛一眨一眨的,眼神一直跟着他的动作。

洛萨觉得今晚变得更愉快了。

卡德加的脸上又明确的浮现出疑问,被稍稍冒犯的表情:“这是女人才会干的事情吧!”

洛萨笑着看他不说话。

“话说牛奶没有这种作用吧...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卡德加的注意力眼看着就要转移到旁边的树上去了。洛萨握住他的手,故意用力摩挲着,卡德加一个激灵想抽回却已经来不及了。

“你看这手,不就跟小孩一样滑吗?”

卡德加空着的手扶额:“可是我亲爱的指挥官,我已经十九岁了。”

洛萨感觉胃里有蝴蝶在飞,因为那一句“我亲爱的指挥官”。

看来小法师现在是完全清醒了哦,亲爱的摄政王大人

洛萨咽了口口水。

“十九岁可不是个完全成熟的年纪。”他嘟囔道,注视着卡德加因为陷入过浅眠而显得红红的脸颊和望着他信任他也让他信任的眼神。

============================================================

一次酒会。

洛萨应付完作战室里的家伙去大厅阳台找他心爱的小法师,刚好撞见有人在搭讪卡德加。

“哦,卡德加,我们正在找你。”洛萨没有露出特定的戏谑笑容,正直的面容只有卡德加和几个亲近的家伙知道他底下的样子。那人很快结束了对话。

卡德加朝他走来,洛萨抬起眼打量了他几眼,又抬头看了那个新晋贵族几眼,刚好那人举起酒杯做了个“cheers”的口型。

洛萨突然又有点难过。

但是指挥官大人的难过从来跟常人的难过不太一样。

“嘿小法师,有兴趣用葡萄酒洗洗脸吗?”洛萨在转角处一把搂过他用指腹沾上葡萄酒抹到他脸上,趁小法师还没反应过来又低头舔去。

----------------------------------------------------------------------------------------------------

  • 后续可以当成PWP写(滑稽)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