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人生

在下生在一个别的省份都放假浙江还有半天高考的时代。

不管怎么说,这玩意都结束了。数学说什么噩梦级,北京的试卷看得眼瞎;理综下笔如飞还做不完;英语估计上不了135;语文作文老妈说网上盛传主旨是爱情(吐血)

媳妇说不舍得这帮人,我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大概因为我只有他和另一个货?恩,话说回来,半个月后还记不记得还是个问题。

据说大学才是人生的开始?可是在下连满级都还没练到。不说了打刺客信条去了。

评论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