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产出了的咸鱼
五鸢第一迷团团长目标英雄战兽!
又被削了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有定期删东西的习惯

【GGAD】过去

他的红发会打着卷儿挽留住我的手指,

在我收紧五指拉低他的头颅轻吻他的脸颊前。

他即将湿润的浅蓝色漂亮眼睛是我现在最想要的,

然后那些晶莹的水珠会溢出来扑朔朔的滑落。

                                                                    ——Gellert

他的头发曾不止一次照进我暗黑的内心,

像一米阳光,像摄神取念的目光。像我灵魂的另一半。

他那带着德国口音的英语将使我永远沉迷,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还是死后。

                                                      ——Albus

评论
热度 ( 9 )

© 陆外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