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荒狼神使人头秃

新出炉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种BG的梦,可能是我想谈恋爱了。
没有名字,去掉了很多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的东西,其实我还梦到了我在上课睡着了结果醒来眼泪流了一脸而这个故事只是书上的一个案例。
我打算把我自己写成那个司机,因为主驾驶座上的才有音乐选择权。
————————————————————
她很胆小,这一点正常人看不出来。
她有一个小小的随身空间,真的不大,能装的东西也不多,她只能放进去取出来看不到空间的全貌。
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会谈上,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了,而她不喜欢那些显眼的人。
她也不适合谈判这个活动。
他对下级阶层的一切都很感兴趣,但是她这个人本身却是跟他一个世界的。怎么会呢,她隐藏不好自己,长相具有攻击性,笑起来又傻就像害怕拍照的二点五次元生物。
他第一次喝她给的酒是在湖边,微光,月亮萤火虫和手机。超市的二锅头,度数不高,她喝得晕乎乎的,从大大的塑料袋里掏出一包虾片开始嚼起来。但是她清醒得很快,仿佛刚刚皱眉头的她是假象。
第二次她带他回他家,车上放着没喝完的第一瓶,她拿过想要毁尸灭迹却突然记起来自己的空间失效了发出懊恼的叫声,那个叫声尖利而且穿透力十足。瓶子里是水,但是他曾经吻过瓶口,无数次。
————————————————————
她把手指尖抵在他的脖子上,不知道他有没有痛感,她的手指尖算得上坚硬。车窗外的光景一层一层地略过他们,开车的自娱自乐,她有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她叹了口气,侧过手指开始抚摸那一片肌肤,她感受不到血管里汩汩的流动,她只感觉到了温暖安心甚至还有爱意。她猛的收回手,把整只手搭到车窗底部,冷意冲刷过她的大脑,她迅速地冷静下来。
那爱意是他的,虽然说少部分是她的,她头疼欲裂,这正面的感觉好歹缓和了一些她在逃亡路上的焦虑和恐慌。她的情绪太外露了,这一点都不好。
司机换了首歌,磁盘里什么都有,但是看出来很照顾受伤的他。她坐在副驾驶正后方,什么都看不到,忍不住又伸出手指贴了上去。
他还处在半昏迷状态,像一个缺睡的人偶尔动一下为了调整坐姿,但是没有一次是为了躲开她的手指,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
————————————————————
女主是条人鱼,如果你们看出来的话。
等我想起更多的我就继续补充,但是我不会写成长篇的。

评论

© 陆外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