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荒狼神使人头秃

【Spirk】无限接触

一个滥用读心术的软萌(大雾)的Spock
两天攻略一个坏心眼的小舰长
一块平淡无奇没有剧情的小甜饼——事实上我越改越绝望,但是昨天断断续续码了一天,我觉得有必要诈尸一下,实在是好久没有写东西了
建立在U姐并没有和Spock在一起过的基础上并且两人长期友情以上
第一次写写不出来这两人的感觉(土下座)清水预警而且极度OOC
如果你到这里还能接受就往下看吧😂


Spock看着他的时候眼里有星辰。
Jim的脑袋里冒出这个句子的时侯Spock正把两只手都放在他的手背上。瓦肯人虽然失去了自我,但还是下意识地把他的感觉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温暖,由于待在他身边的安心,试图和他建立联系的急躁,全都挤压在一块,把他自己那一点点尴尬打包丢出去。
Jim不忍把手抽出去,抚了抚Spock的背。他的心被胀满了,分不清是谁的感觉居多。
晚些时候Jim带Spock去参加一个讲座,用指节敲击着塑料桌面,回想事态发展成这样是否正确。
Spock则在他旁边安静地坐着,用PADD记录着必要的笔记,剩下的注意力全放在事实上更需要认真听这个讲座的人。
蓝色的眼,金色的发,如此的耀眼。
————————————————
“Bones,你没法把他留给我!你不觉得应该考虑一下他的人身安全吗?”
“你怕什么,瓦肯人一个神经掐可以解决你在酒吧一个小时的斗殴。而你,”医生上下打量了一下Jim,“我说不好是该担心你的人身安全还是希望他赶紧走丢。”
“简章,这是一个教育婴幼儿的小课堂,泥可以带着Spock大副一起去。”
Scott嗤嗤笑起来,对Jim做了一个对瓶口灌的姿势。而Jim只来得及给了众人一个可以戳穿几层钢板的白眼。
“行了,就一个礼拜。不管是印刻效应还是别的什么,反正我们没人愿意收下他。你看看他,满心满眼只有你。”医生挥挥手,意图把他们都赶出这片清净之地。
而Uhura则不置一词耸了耸肩,跟也认为这个决定很合理的Sulu一起走出了医疗室,夹带大号Chekov熊。
Spock把手背在身后站在原地,眼神直直地投向那个有些惊慌失措的男人身上,嘴角轻轻抿住。
我的。
他牵住Jim的手,这导致Jim猛地回头用见鬼的表情盯着他。
瓦肯人不见鬼。Spock告诉他。
这回Jim的表情更见鬼了。
————————————————
其实Jim也想过,这个时候把这样的Spock交给他勉为其难才能不被称为趁人之危。
他也是个人,很难控制自己不让现在的Spock对自己产生更大的好感。虽然他平常也在这样做,但Spock现在明显是不一样的。他的话更少,表情更容易读懂,没有记忆,对一切都好奇,Jim变成了他的启蒙。
Jim摇了摇头,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Spock紧跟着落下一子,他觉得不舒服,Jim的注意力明显不在他们的棋局上,但是出声提醒他又是不合逻辑的。
Jim很快赢了这局棋,这相当于失忆退化的Spock第一次下棋,他却没有好好教他,Jim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但是时间到了,现在是旧金山的深夜时分,按照Spock以往的作息,他应该要去睡了。
他起身,收拾整齐桌面,期间碰到Spock突然伸过来的指尖激起一丝火花。他非常习惯地迅速缩回来,打了个哈欠,走到柜子旁边给Spock准备换洗的衣服。
“你应该还是习惯音波浴吧,挺简单的,进去鼓捣几下你就会了。”Jim下意识转身拉Spock的手臂,却被他充满信任和爱意的眼神震撼到。
Jim不好意思地眨眨眼,代表了什么想法?他想触碰Jim,想感受和刚才一样的满足舒适和困倦,和他一样,Jim在面对他的时候非常愉悦而且放松,就好像他们俩待在一起就是最正确的。还有他乱糟糟的金发,没有任何词可以形容他的美丽。
Spock下意识抓住Jim的手。由着一些小小的相触面积,Spock抿了抿嘴,露出一个在现在的Jim看来可以称之为瓦肯微笑的表情。
我的。
Jim却产生了一丝迟疑,Spock坚信这是由于他的妄自菲薄。
Jim怒瞪了他一眼。
第二天Jim打着哈欠做他的早饭,好不容易可以离舰,他买了一些新鲜食材来,还有咖啡。
不知道为什么他昨晚做了一大堆五光十色的梦,依稀可听见破碎的声音,在各种地方,还有一片黄沙。
而Spock坐在餐桌边,拿着块PADD浏览百科和新闻,捏紧了PADD的边缘。由于他重新学习的缘故,关于那些链接的记忆是他最先恢复的东西,他的母亲已经亡故,父亲远在他乡,剩下亟待解决的问题只剩下伴侣链接,应该说是最大的问题之一。
他捏住Jim的手腕:“Jim,你是否认为我的陪伴优于他人?”Jim放下他自己的培根西兰花混炒,把另一盆Plomeek放到皱着鼻子的瓦肯人面前。
Jim明明万分确认,却依然羞于表达,甚至还有点尴尬。Spock为这样逼迫自己的潜在地球伴侣感到羞愧,这个种族在一定场合又是内敛的。
“这样说吧,我很开心你信任我,我很开心现在是我在你身边。”Spock发现自己为他莫名开心的逻辑折服,紧接着脑子里又冒出瓦肯人不会开心的念头。
Jim眼见着Spock停止细微的微笑,相触的地方却传达着“你很好,我赞同你”的想法。他撇了撇嘴,示意Spock放开他以求达到认真吃饭的目的。
等Jim转身回去拿他的咖啡时,Spock才意识到,他这么的欢呼雀跃是因为Jim避开了是不是最希望是他的问题转而向他表达了是Jim想要他的概念。
Spock感受到破碎的链接也在脑海里颤抖。
事实上今天还有一节小课堂,但是Jim在得知Spock已经不用他教导常识之后就推了Chekov的好意。那是教父母怎么教导学龄前儿童的真人课堂,而他和Spock去只会被认为是一对而不是父子。
所以Jim决定带Spock去图书馆逛逛。
阳光下的Jim笑起来更好看,双眼微眯,眼睫毛一颤一颤,Spock认为晴天真是最令人精神的天气了。同时他发现,Jim不管穿着制服还是便服都是这么的让人赏心悦目。
最终他捧着一本瓦肯的地理书坐在了Jim的旁边,这本书由瓦肯人编纂,尽管现在观看已经失去了意义,但是对他的记忆恢复有必然的积极意义。
“你更喜欢纸质书吗?”Jim抱着一块PADD各种翻阅,看到Spock却不由自主地弯起嘴角来。
而在Jim试图跟他看一本书的时候,Spock凑近在他脸上一触即走,观察他有趣的反应。
Jim意识到他干了什么之后,神情恍惚了一下,脸倏地红起来,僵硬地转过头来,下意识看了周围一圈。而接触告诉Spock,Jim感到受宠若惊并且觉得这不是出自他的本愿。
“在我多次明显用眼神表达我的爱意之后你还感受不到我对你的倾慕吗?”低沉的话语和久久萦绕的Spock嘴唇的触感一起涌进Jim的大脑,而周围并没有人这个事实使他明显放松下来。
“怎么…怎么会,Spock你现在是在请求交往吗,你的记忆恢复了吗?”天哪Spock的气场要把他搞得语无伦次了,太近了,不是压迫,就是…就是爱意,他只从Spock这里感受到过的爱意。
然而Jim低头一看才发现Spock的手搭在他的手上,温暖的触感和一点点的压力让它的存在感更加明显。
“否定的,但是我的肌肉记忆和一切的感觉都指向你。这和所谓的雏鸟情节是不一样的。”
“我还以为瓦肯人不会说感觉。”
瓦肯人展现出一个隐秘的微笑。
————————————————
“Spock!”Jim努力想伸出手去拉住他快失去意识的大副,但是藤蔓的速度明显更快。Jim几近发出哽咽,但是这个地方,这个陌生星球的原始丛林里,除了他没有人能够去帮助Spock。
那个全身花纹的女人缓缓地转头,顶着黄色花粉的花朵从天上掉下来,轻柔地覆盖Jim的脑袋。然后她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话,Jim抬头看她凶狠的神情,不免瑟缩了一下。
现在好了Jimboy,你的Spock在她的手中,你们还语音不通,小队其他人都走失了,看看接下来还能怎么办吧。
花纹女好奇地看着Jim掏出相位枪,瞄准了她的脑袋。
Spock掉下来的时候Jim听见了一个词,清晰得足够Jim复述给当地人听。
那个词翻译过来是,一星期。这是个诅咒。
当地人很友好,告诉他们不用担心,诅咒不会造成任何后续伤害,只要这个时间过去就会和之前一模一样。还给了Jim一样能新加入他过敏清单的水果,理由是他看起来很小像个孩子导致他们都想投喂他。
医生则很难断定Spock失去应有的神智究竟是因为这个诅咒还是从两层楼高的地方砸到地上敲到脑瓜。
————————————————
一天后Spock恢复了,并且与远在新瓦肯的父亲通话后发现和仍处于睡梦中的Jim建立了一个微弱的链接。
“Spock,不要用微弱来形容这个链接,再微弱它也是个链接,不是什么一碰就碎的pocky。”Spock发现,穿着围裙的Jim也很让人赏心悦目。
“但是它依然不正式,我请求你和我在3.5个工作日内启程回新瓦肯,以进行链接仪式。”
“好的。”瓦肯人发现他的耳朵红了,“所以我们已经订婚了?”
Jim挥舞着锅铲转过身来,像是不知道怎么措辞。随着Spock的微微颔首,他又陷入了新一轮的语无伦次。
“你什么时候恢复的?”
“那个星球的一昼夜是地球时间五分之一的可能性是99.73%。”
“好吧。”Jim用干巴巴的语气回复他。
我们现在不用接触也能对话了。Spock告诉他。


起因是我做了个这两人课堂上亲脸的梦,Spock还是满脸胡茬那种,然后小舰长很惊讶,小大副就面无表情,我用充满攻击性占有欲的眼神看了你这么多次你还没习惯吗。但是我表达不出来!!!写不出来!!!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陆外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