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HC】Bad Sleep

一个2+1,有关于睡觉的故事。
本来想着没清醒ooc一点总允许吧,写完看了两遍,明明通篇都在ooc(土下座)
海爹那句“我明明没有对你做什么”是我自己经常在用的,通常在对室友上下其手之后。
不是复健,之后可能又要失踪了…最近沉迷开团撩妹…

他的儿子在潜行中打出第四个哈欠的时候,Haytham觉得不对劲。或许是昨晚没睡好,但是只是一晚的时间,压不垮这个年轻的充满活力的,让他想下手都要掂量几年几月的男孩。
有那么一瞬间,Haytham的眼中迸出了慈爱,但接下来,那些细小的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星子就地泯灭了
——有可能是潜藏得更深了也说不定。
近来天气转凉,Connor紧了紧身上的被子,想着给阿基利斯猎一张新的外衣来。黑暗中炉火发出细小的爆炸声,地板上的临时床铺并不能让人感到慰藉,Connor翻了个身,告诫自己赶紧入睡,今夜这个庄园没有人。
然而梦境迟迟不来,Connor眨了眨胀痛的双眼,悄悄将双脚伸到空气里。炉火使这片空间升温,Connor觉得懒洋洋的,却并没有入睡的征兆。他干脆将双手也探出被褥,把略长的头发梳理到头顶,末了用手背擦擦因为哈欠而出现的泪水,最后停下不动了。
再一次见面的时候,Connor的感冒已经快好了。Haytham双手背后,像一个瓦肯人那样优雅地挑挑眉,而Connor却轻易的被惹怒了。
但他没说什么,一心朝着任务目标而去。倒是Haytham,不可抑制地被Connor比往常更深邃的眼尾所吸引。它们很红,纹路纵横,配上Connor的尾睫更被衬得可怜巴巴的。
然后Haytham用闭了下眼的方式把那个形容词从脑海中剔除。
“如果北美刺客导师这么的孤立无援的话,我实在是想不到兄弟会存在的必要了。”Haytham闭上嘴就好像刚刚说话的人不是他,那根小辫子真想一刀割了,睡眠不足的Connor如是想到。
“不关你的事。”然后他打了个哈欠,恨不得找根树杈躺上去就失去意识的那种困倦。Haytham不悦地抿了抿唇。
还有一次,南边山丘上的鹿生了病,没有人发现。厨师恰好是个新手,烤焦了大部分肉,剩下的全进了Connor的肚子。
夜空中星子很多,Connor看着家园的人围着篝火跳舞,思考着明天的任务的路线以及时间,举起酒杯灌下一大口。
然而他第二天起晚了,伴着莫名的丧气和困倦去找接头人的后果就是,不幸碰到了此地圣殿的大团长,又被嘲讽了几句。
“你真的没事好做吗?”Connor匍匐在屋顶上,给手中抢来的长枪装子弹,面无表情的看风华依旧一丝不苟衣冠禽兽的Haytham。Connor开了鹰眼盯了目标几眼,放下心来又转过头来看和他如出一辙的老家伙。
有那么一瞬间,Connor觉得应该丢掉这个念头,但转而,他无所谓地想他们确实血浓于水。Connor转了转他的脖子,那儿发出清脆的声音。
实际上Haytham正在语塞,他不应该说重话,但是他也不会后悔,伤人的话浸不透Connor朴实又坚硬的心,但是他不是。Connor或许盲目又固执,但是他已经老了,回顾那一串星子般繁多的记忆,他常常得把自己从后悔的甜浆中拔出来。
那改变不了什么,谁都知道。
当Haytham从走神中抬起头来,才发现他的儿子又在打哈欠了。这是为什么,兄弟会肯定不缺人手,事实上他现在尝试着跟这刺客大师套♂近♂乎就是来堪破某些部署的。
Connor肯定也会知道,他们之间不存在闲聊,归根结底,他还是比Connor复杂太多,不如对方勇往直前了。
Connor忍着困意,警告Haytham别再跟着他的时候,才被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
“什么击倒了你?使你变得这样脆弱?”Connor僵住了,他开始怀疑自己这几天干了什么,吃了什么,以及最近的问题,昨天的训练和昨夜的睡眠。他紧盯Haytham的脸,想从上面找出些蛛丝马迹,但是他失败了,那上面没有好奇,只有嘲讽和淡淡的关心交织在一起的表情,而他也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Haytham不晓得自己藏得不够好的想法都被对方发现,对他来说,Connor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有迷惑性了,脆弱,渺小,虽然他平时对他来说就很脆弱。
Connor双手捏住衣角,胡乱说了几句话,低着头匆匆走了。
Haytham感到莫名其妙,所有计划又被从头捋了一遍,确保Connor刚刚杀死并造成巨大恐慌的人只是个无所谓的小人物。
起码对他来说。
Connor回到家园,跟几个人打完招呼后铺到床上睡了个天昏地暗。阿基利斯拿拐杖敲他的床尾时,天已经黑了,而Connor没有醒来去吃饭,也没有赴约跟阿基利斯下棋。
这一次的后续没有被Haytham见着,由于机体的免疫力,Connor干脆又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从食物中毒中缓过来。
————————————————
直到他们死后再次相遇,Haytham才能完整观察Connor睡不饱的样子。
那是一种惯性,并非生理上的困倦,却让Connor呈现同样的脆弱。
“你该起来了,要不然阿基利斯又该质问我,”Haytham把Connor脸上的被子揪下来,意外看见Connor变小了,“我明明没有对你做什么。”Haytham说着脸上泛起笑意。
而Connor生起气来,眯着眼睛直直瞪向这个穿戴整齐蓄势待发混蛋无比的老家伙:“明明是你!拖着我不让我洗澡,然后又发生了第二次第三次!”Connor张牙舞爪地扑上去,他也没期望真的打中Haytham或者什么的,他的意识全都停留在睡觉,只要让他睡觉就好啦这个层面上。
Haytham嘴角的笑意扩大了,把Connor的上半身托住然后一把抱了起来。
被人拉扯的不快感使Connor在Haytham身上抓挠起来,他是变小了,但又没有变得太小,肌肉匀称,牙齿尖利,眯缝着眼睛被Haytham掰过头堵住嘴。
Connor一口咬中了他。
“Bloody!”Haytham的舌尖隐隐作痛。
这个时候Connor才真的完全清醒过来,他感到对方滑溜的泥鳅咻的钻了出去,临行前还送给它一个爱的印记。Connor感到不好意思,却也不是那种会和Haytham说好话的类型。
Haytham捂着嘴,跟他对望起来。
Connor勉强道了歉,别扭得像只退潮才会觅食的小螃蟹。
而Haytham状似不快地接受,心里想的却是明天一天Connor都睡着吧。

评论 ( 7 )
热度 ( 42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