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鸢第一迷团团长
下赛季当假爹的破虏叽
流水的刺客,铁打的鹰
没有梗全凭灵感,没有文笔全靠脸皮

【AC3】Memories

BGM:Hard Time — Seinabo Sey对啦就是邵君的那首歌,我不知道为什么满脑子都是康师傅
通篇意识流,慎入。

康纳从自己的手臂中间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个暴雨天,那双眼是食肉者的眼,写满了饥饿和暴虐。
他的姿势很奇特,趴着睡让他的腰线下塌,却奇异的充满了美感。因为睡觉而散乱的头发从前额落下来,夹在汗湿的脸颊和手臂中间。
一道雷打下来,像蓄谋已久的表演。康纳的眼皮抖动了一下,忆起杀死海尔森的那场爆炸,从那些个建筑残骸里踉跄着跑出来,然后在他已经闭上的眼前亮起来无数道光将他包围。
他没有记忆了,他被爆炸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搅乱了脑袋,像聚居地里长辈会酿的酒,又像雨夜里将他瞬间惊醒的响雷。他记不清了,有一个念头盘踞在他脑子里,利用外力,不管怎么样,这一天终究是到了。
杀死海尔森的这一天,不是你去死就是我下葬的这一天。
康纳的思绪在回味将阿基利斯下葬的那一天时会不自觉地被拉去海尔森说他引以为豪的那个时刻,他就那样把海尔森留在了那里,没有带走他的遗体。他应该吗?圣殿那群渣滓又会怎么做?厚葬?还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圣殿骑士杀人一向是为了效率而不是感情。
而他也没有看清海尔森说这话时的表情,他的记忆乱极了,不止一团毛线被一只奶猫凌虐过后的那种。
他不知道,他只是杵着铲子,继续回忆在那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把它们串成几条线,短短的,能让他在一瞬间联系在一块。
而当他有必要的时候,他反而弄不清了。
食肉者的眼闭上了,这个白天他不知道屠戮了多少英军,那些血液泼洒在雪地上,像一幅泼墨画,但更像能腐蚀一切的毒液,还冒着热气,仿佛在耳边滋滋作响,诉说着一朵得到枉死灵魂滋养的花的欣喜。
又是一道惊雷,这个夜晚没有雨,康纳在心里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他一直觉得前往成功的道路是有尽头的,虽然他明了事实并非如此,但这是他辗转反侧也解决不了了的。所以肉食者向来选择无视。
狼只会专注于现存聚居地的大小,哪会管自己远房亲戚的命苦不苦,没有食物的时候同类的尸体都是能衔来饱腹的,更不用说兔子的老家有几个,兔子多不多。
没有了兔子,狼就失去了生存的意义吗?照这个情况来看,分明是兔子多狼少,然而,不止兔子,还有兔子哄骗过来的帮手。
屠戮者的眼又睁开了,饥饿和冷漠轮番闪现着。阴影从树后溜上去,又从侦察兵的头上轻轻地落下来,发出很小的声音,像被捂住了耳朵听不清楚的一曲丧音。
康纳下意识抹开了溅在手腕内侧的血,它们还带着温热的触感,却并不会影响他接下来的屠戮。
屠戮即将结束的时候康纳突然觉得很累,枪都是上了膛的,他只要随手捡起一把,就能引来附近所有的敌人。但是他不想,弓箭更能体现出他的愤怒,更能体现出他们之间的…不同。
屠戮者不喜欢照镜子,很久以后他会发现,自己也是一只兔子,不过尾巴的毛长了点,耳朵尖了点。
最后是夏夜。屠戮者回忆他的一生,那些像藤蔓一般缠绕起来的光影,有好的有坏的。
热呀,康纳觉得他未着片缕的上半身在冒汗,挪动又是一片干爽,大腿靴也在发烫。他想,这一切要结束了,能不能慢点?
在他的想象里,他翻了一个身,舔了舔干燥的唇,闭上了眼。他又打开了这个篇章,想着这个结尾的时候,眼眶都湿润了。
背后开始发热,他在冒冷汗吗?
还是他已经不知道怎么记录这一切了。

暗示康纳将死(ㅍ_ㅍ)
我一直在想文笔这个问题,我一直靠强烈的刺激或者突如其来的梦写东西,时间过长还会失去当时的冲动。之前有看人提过,写东西不要用形容词,要多用副词,我也不知道对不对,虽然说我自己等到真的写的时候就忘了一切建议和嘱咐,但是当时通篇的建议我只记住了这么一个。
然后就是推荐两个我很喜欢的作者,天堂和P大,这么久只有这两个人能让我感受到那种刺激,重点体现在脑洞,我很想说,需要剧透的文才是好文。

现在我突然发现,支撑起那些好脑洞的,不是虚无缥缈的联想,而是确确实实的比喻,带着本体和喻体的那种。

还有一句我一直相信的话,只有经历得多了,才能写出好的东西来,可惜我死于安乐,从小除了父母离婚算得上大事,再没有其他的记忆了。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承郃——沉迷锻刀 | Powered by LOFTER